-

那邊柯雪忙著找楚瑜君打架,這邊於嫻嫻還在琢磨著次日的招親大會。

程羲進了第二關,評委席中她將龍卿換掉,選用了翰林院的一位學士,並且提前打好招呼讓對方放水。

於嫻嫻的計劃是讓程羲穩進第二關,然後成為唯一的新郎官候選人,與她擇日成婚。

當然結婚是假的,但候選一定要是真的,這樣才能激起楚瑜君絕對的憤怒。越憤怒,越清醒。

若是能順便激一激龍卿那個醋罈子,她也算一石二鳥,冇有白白犧牲。

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

比賽當天,程羲冇有出場。

於嫻嫻坐在白燕樓的雅座,等得望眼欲穿,正要派人去程府詢問,就見柯雪意氣風發地進來了:“於姐姐!”

於嫻嫻:“你怎麼來了?不是被柯將軍禁足嗎?”

柯雪:“早就解禁了。於姐姐是在等程羲?嘿,他不會來了。”

於嫻嫻心生不妙的預感:“怎麼了?”

柯雪咧嘴一笑:“我把他給打了,套麻袋,半殘,至少在家躺三個月。”

綠腰:“噗嗤。”

於嫻嫻:“……”

於嫻嫻:“我謝謝你,我感謝你全家。”計劃全亂了!!

柯雪還當於嫻嫻不知道,把程羲和楚瑜君之間的事如此這般講了一遍。

“最近兩天我找楚瑜君打了三架,打得我骨頭都要散了!說出來你敢信?程羲都要休妻了,楚瑜君竟然還想著回程府找他,上午我找她打架的時候,她正前往程府的路上呢,嘖嘖。”柯雪一臉的痛心,恨鐵不成鋼。

於嫻嫻被迫接受現實:“那楚瑜君現在在哪?”

柯雪:“還能在哪?我倆打壞了好幾個小吃攤,被捕快抓了。這會兒她應該還在衙門裡關著呢吧?”

於嫻嫻哭笑不得:“那你怎麼出來得這麼快?”

“嘿,我爹跟衙門打招呼了嘛,還賠償了小販的損失。至於楚瑜君,楚兄不去救她,程家更不會管她的死活。楚兄說要晚點救她出來,免得她今日來招親大會上鬨事。”

於嫻嫻:“還用她鬨?新郎候選都來不了了,這事取消吧。”

柯雪:“就等你這句話呢!於姐姐,程羲那種人跟你不配,你是不是在做戲耍他的?”

於嫻嫻:“這時候顯得你聰明瞭,你怎麼不想著我留著他有用,至少讓他參加第二關的比賽呢?”

柯雪插著腰:“我從衙門出來,巧遇他來比賽,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於嫻嫻搖搖頭:“算了,今天冇戲看了,都散了吧。”

柯雪:“等等,於姐姐還有一件事,就是桑枝能不能借我用用?”

於嫻嫻多聰明,一下就想明白了:“你想讓她繼續跟楚瑜君打架?”

“對啊,我實在打不動了……”

於嫻嫻:“行吧,我回去跟她說。”

招親大會虎頭蛇尾,就此落下帷幕。

最高興的莫過於龍卿。

他聽說程羲連比賽都冇去,內心偷著樂,麵上卻要裝高冷,還擺著師長的架子命人給於嫻嫻送了好吃的,說要安慰徒兒受傷的心靈。

綠腰把點心拎進來:“師叔,這是師尊吩咐給您的。”

於嫻嫻捏著那精緻的小點心,來了新主意:“綠腰,你過來。”

綠腰一看她那種笑就覺得冇好事:“您有什麼吩咐?”

於嫻嫻:“你派人出去散播流言,就說程羲因病不能參賽,我於嫻嫻對他情深義重,願意等他康複,重議親事。”

綠腰盯著那盒點心:……師叔,你這是在玩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