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茶館老闆和其他圍觀群眾的拱火之下,兩人打得越越發不可開交。

柯雪內心叫苦不迭。

本以為楚瑜君看著柔柔弱弱的,好欺負,冇想到對方身手不凡。隻是楚瑜君最近武藝應該是生疏了,有時候招數反應不過來,若非如此,柯雪也冇機會跟她纏鬥許久,早就被打趴下了。

楚瑜君:“真當我楚家是好欺負的!”

於嫻嫻趁機火上澆油:“你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還一口一個楚家,你也配?”

這話真是踩到了楚瑜君的雷點,她前幾日剛跟兄長因為程羲的事吵過架,兄長氣得要與她斷絕關係。

楚瑜君無法分神去找人群裡喊話的人,隻好把怒火撒到柯雪身上,出手愈發狠厲。

柯雪也上頭了,氣得大罵:“你這瘋婆子、大潑婦!居然有人願意娶你,也是奇葩!”

楚瑜君一愣,想到程羲最不喜歡自己動粗動武的模樣,招式便猶豫了。

柯雪立刻找到弱點,一腳踹在她肩膀上,楚瑜君狼狽地後仰,好巧不巧打翻了桌上的盤子。那盤子裡盛放的全是客人吐出來的瓜子皮,這下子,沾著各路人口水的瓜子皮兜頭兜臉澆了楚瑜君一身!

楚瑜君氣急,頃刻間也顧不得什麼程羲喜歡不喜歡了,反手拎起地上斷掉的板凳腿,朝柯雪殺氣騰騰地衝上去。

柯雪大呼不妙,把手邊能碰到的東西全都朝對方丟過去——欺淩哐當嗚呼哀哉!整個茶館像被馬匪洗劫了三遍,可謂體無完膚。

待兩人終於停手,眾人無不同情地朝茶館老闆望過去……老闆竟然在笑?

茶館老闆:好哇,拆遷費也省了,正好重新裝修,甚至這錢裝修完還有剩,嘿嘿嘿。

眾人:老闆氣到精神失常了。

官府巡邏的府兵終於趕到,為了息事寧人,先把兩人帶回官府了。

最後自然是楚府和柯府各派了家長出來領人,少不得又給茶館老闆賠了一筆錢。

茶館老闆一個人賺了三份賠償,樂得做夢都要笑醒。

柯將軍氣得不輕,罰了柯雪禁足。

不過柯雪不是白犧牲,當天晚上楚瑜君回到程家,解鎖了新的劇情。

此時的程羲站在堂前,指著楚瑜君怒罵:“你這廝舉止粗俗,真是丟儘了程家的顏麵!”

楚瑜君壓著委屈:“夫君,是她先挑釁在前……”

“你閉嘴!那人不挑釁彆人,為何單單挑釁你?定是你有錯在先!我看見你就煩,給我把你這青衫脫了,你也配穿青色?”程羲臉都氣白了。

楚瑜君抖著肩膀,將那青色的外衫一把扯下:“我不配青色?是隻有你的章碧袖配嗎?”

程羲:“冇錯,她絕對不會與人當街大打出手!你看看你現在像什麼樣子!”

楚瑜君:“我像什麼樣子?我就是楚瑜君的樣子,我不像章碧袖,壓根也不是章碧袖!本來我不就愛穿青色,你不就是把我當成章碧袖的替代品嗎?”

程羲被人戳了麵子:“你、你給我滾!”

楚瑜君:“現在讓我滾,你什麼意思?是不是想休了我直接去娶九霄閣的於天師?虧你口口聲聲對章碧袖用情至深,還不是見一個愛一個,見到於嫻嫻就把章碧袖拋之腦後!”

程羲直接把茶杯摔了:“給我滾!!!”

屋子裡發出陶瓷碎裂的東西,程羲的母親終於按捺不住,進來勸架。

老人家開口便說:“瑜君,女子以夫為綱,你應懂得賢良大度……”

楚瑜君:“我已經受夠了大度!!”

她奪門而出,叫上了隨身丫鬟:“千裡,跟我走!”

千裡急急追上:“夫人,您要去哪?”

楚瑜君:“回孃家!”

千裡大喜,直接改口叫小姐:“小姐,等等我!”小姐終於願意回孃家過正常人的生活了,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