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書房內。

小皇帝一個頭兩個大,為難地望著帝尊大人。

“先生,這招親大會的一切規則由她說了算,這是招親大會成立的前提,我不能悔改啊。”夏誌暗歎搞個招親大會把自己弄得裡外不是人。

師姐也是,就算是為了氣師父,也不該選個已婚的入選第二關,真是胡來。逼得師父竟然入宮請旨,意圖改變招親大會的賽製。

你還不如直接說取消招親大會呢!

夏誌心裡嘀咕,表麵上卻不敢說,他天不怕地不怕,從小就怕這個帝尊冷臉。

龍卿:“那你就下旨,先令程羲休妻。”

夏誌:“……”先生,這話你也好意思說。

龍卿說完也意識到自己說話不妥,又氣於嫻嫻更氣自己。

夏誌想了想:“師姐說要換掉您,肯定不能換掉我,大不了第二關我不舉牌,令那個程羲落選。”

龍卿點點頭:“如此甚好。”

總算安撫了帝尊大人,目送他出去之後,夏誌一人端坐在書桌後,瞅著於嫻嫻寄來的信發愁。

信上可囑咐了,一定要舉牌讓程羲通關。

真不知道師姐到底在想什麼。

夏誌把信折起來丟到一邊,天大地大皇帝最大,反正第二關不能讓程羲過去。

他下了決心,把於嫻嫻的信揉成一團丟到一邊,不再多想。

此時的於嫻嫻,人卻不在九霄閣,而是約了柯雪一起在集市上閒逛。

街頭巷尾都在議論全國好新郎的事,茶館處處滿座,倒是難得的熱鬨。

很快,於嫻嫻就在茶館裡找到了那個頭頂帶字的人——楚瑜君。

作為《錯愛殤情:將門下堂妻》的女主,楚瑜君的過去和未來,於嫻嫻都非常瞭解。這位女子出身將門,乃是武官的後代,因此未出嫁前,性格跟柯其邙的女兒柯雪很像,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正義豪爽。

作為家裡唯一的女兒,楚瑜君享受著父輩和兄長的寵愛,無憂無慮長大。然而,在她嫁人之後,這一切都改變了。

楚瑜君對程羲是一見鐘情。

程羲的確有資本讓女人為之癡迷,他年少成名,才貌出眾,極重感情。曾經的程羲也是個好男人,隻為一人付出真心,那人就是他的初戀、青梅竹馬、他心中永遠的白月光——章碧袖。

程羲與章碧袖自幼定親,兩小無猜,門當戶對,也算是京城有名的佳偶。

原著中寫了很多兩人相處的細節,比如章碧袖喜歡吃芳心齋的糕點,程羲便每日早起去排隊購買,風雨無阻;丞相之子也喜歡章碧袖,曾經派人上門求親,儘管許之重金,章碧袖卻芳心不改,立誓非程羲不嫁。

二人情比金堅,本該結為夫妻,恩愛一生,冇想到原作者缺了個大德,竟然在大婚前日寫章碧袖上山燒香祈福,不慎遇上泥石流,竟然死了?

整本書的第一篇足有近百章都在寫程羲與章碧袖的愛之深,寫得於嫻嫻都感動了,好傢夥,啪嘰,女主死了。

楚瑜君立刻補位,成了女一。

於嫻嫻:我看這個作者的腦子裡纔是有泥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