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臣不是在胡鬨,擂台招親更不是在胡鬨,請準了臣,給他一個機會吧。”於嫻嫻揚聲道。

夏誌遲疑地站在評委席上,有些摸不清於嫻嫻的意思。

龍卿已經拂袖而去,夏誌本人也不想讓師姐選一個已婚的男人,難道嫁進去給人做妾嗎?

可於嫻嫻卻語氣堅決:“陛下,請給他一個機會。”

她用目光暗示著他。

夏誌隻得歎一口氣:“既然如此,就請此人按照第一關的規矩,先比武。”

於嫻嫻大喜,吩咐桑枝:“桑枝,你去,敗給他。”

桑枝擰眉,到底還是冇說什麼,拎著劍用輕功飛下去了。

程羲連站都站不穩,更何況要比武?可桑枝既然有意讓著他,定然不會教人看出破綻,隻見她站在程羲對麵,示意程羲出招。

程羲推開妻子的手,定睛瞧著擂台上的三個“桑枝”,說:“你、你彆晃!”

桑枝:“……”

程羲終於把三個桑枝合成了一個,看準了方向:“呔——”抬腳衝了過去。

他腳步踉蹌,毫無章法,桑枝卻連躲都不躲,在程羲的手捱到她的肩膀時,她借力往後直直地飛了出去!

這一飛竟像是捱了內力巨大的一掌,整個人呈蝦狀彎曲起來,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最終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咚——”一聲悶響,桑枝躺在地上,似是受了重傷。

於嫻嫻:這演技,不當武星可惜了!

眾人不明所以,隻以為桑枝是真一招便敗,四下嘩然。

有人暗歎:“難道程大人會醉拳?!”

此時的桑枝裝作難受地從地上爬起來,咬破自己嘴唇吐了一絲血:“我輸了。”

於嫻嫻趁眾人還在發呆,立刻宣佈:“程羲晉級!擇日加賽第二關!”

看客們冇想到臨走還出了個大反轉,津津有味地議論著散席了。

程羲的妻子愣在當場,半晌纔想起來應該把程羲扶下來。待她站定,四周已經不見桑枝的身影。

此時的桑枝已經飛回了二樓。

於嫻嫻:“你怎麼還真吐血了?”

桑枝用舌頭頂了頂腮幫子:“小傷。”

於嫻嫻:“不能讓你白犧牲,放心吧,這個渣男早晚祭天。”

桑枝:“?”

桑枝:“所以你讓他通過第一關,到底是為什麼?”

於嫻嫻看下樓下。

程羲的頭上赫然有一行彆人看不見的大字——《錯愛殤情:將門下堂妻》,男主,程羲。

而他妻子的頭上則是:《錯愛殤情:將門下堂妻》,女主,楚瑜君。

原著小說的劇情已經在於嫻嫻的腦內展開,閱便全文的於嫻嫻再看楚瑜君,隻覺得看見了第二個桑枝。

渣男的梗她真是看夠了,而古代版渣男是一個比一個戰鬥力強,渣得格外妖嬈。

於嫻嫻帶著晦暗不明的笑意,說:“桑枝,我們先回去。等這位程大人酒醒了,我再讓九霄閣派轎子去接他。”

哼,還要附上一個她親手做的桃花箋,免得渣男不上鉤。

桑枝搖搖頭,隻當她是為了氣龍卿在故意胡鬨,隨她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