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誌和柯其邙交換了個眼神。

“師姐對4號選手很滿意啊。”夏誌笑吟吟地說,手裡的通關牌已經準備好了。

柯其邙也說:“4號我知道,此人叫周乘錦,江南人士。長得一表人才,在坊間中選的呼聲很高。”

龍卿閉口不言。

周乘錦上台翩翩有禮地拱手後,表示自己要表演的是劍氣書法。

他心思巧妙,命人在舞台上堆了一層粉色的花瓣,然後騰身而起,足不點地,在擂台中上下翻飛,手裡的劍氣橫生,微風掃葉一般從地板的花瓣中穿行而過,眨眼間竟然用劍氣將花瓣開合聚攏,待招式停下,擂台上赫然一個用花瓣組成的大字——“情”。

——“好!”

——“有情人終成眷屬,寓意很妙!”

——“周公子文武雙全,若是能嫁他真是死而無憾!”

……

台下喝彩翩翩,皇帝和柯其邙毫不猶豫地舉牌。

龍卿依舊不動。

夏誌:“先生,紅手帕……”

龍卿冷眼掃向台下:“此子輕浮,不堪大用。”

柯其邙:“帝尊何出此言?”

龍卿:“東郊的桃花林昨日受損,顯然是他命人毀壞的。為了一場比賽而毀壞公共園林,格局太小,難以入眼。”

夏誌:“……”人家也是一番苦心。

柯其邙:“……”好吧,帝尊開心就好。

龍卿冇舉牌,4號選手遺憾退場。

於嫻嫻一點都不意外,坐在桌子前嗑瓜子。

下麵是5號選手登場了,此人表演了一曲古琴,高山流水覓知音,琴音絕妙。於嫻嫻照例掛了紅手帕,龍卿照例是一票否決。

夏誌:“先生這次又是為何?我聽此人琴音高雅,聞琴而知其性高潔,我覺得此人甚好,況且師姐也表示很滿意嘛。”

柯其邙是粗人,聽不懂古琴,隻覺得好聽,在旁邊頻頻點頭。

龍卿麵無表情:“此子善用左手。”

夏誌:“這又如何?”有人善用左手,有人善用右手,這不是天生的嗎?

龍卿:“善左手者命格過硬,非宜室宜家之人。”

柯其邙:“可男人為何要宜室宜家?男主外女主內……”話冇說完,接收到龍卿殺人似的目光,訕訕閉嘴。

龍卿:“動可橫刀立馬,靜可宜室宜家,這樣的人才配得上我徒兒。”

夏誌:“……”就很離譜。

柯其邙:“……”帝尊開心就好。

5號選手遺憾落選。

於嫻嫻靜靜吃瓜,看到6號上台了。

6號顯然苦心準備,他竟然帶來了一件自己親手雕刻的木雕,雕刻的赫然是一座微縮版九霄閣。這木雕手藝比宮廷匠人還要巧奪天工,在不足一尺的木頭上將九霄閣的亭台樓閣還原得惟妙惟俏,栩栩如生,連閱遍天下寶物的皇帝看了都嘖嘖稱奇。

夏誌舉牌:“通過!”

柯其邙舉牌:“通過!”

龍卿:“……”就是不舉牌。

夏誌瞥著窗外掛著的紅手帕,低聲對龍卿說:“先生,師姐相中的這幾個您一個也不通過,是否太過苛刻?”

龍卿道:“此人雕刻技藝非凡,說明其心性堅定,鑽研刻苦,能成大事。”

夏誌聽著這是好話,心想肯定還有轉折。

果然——

“但是,”龍卿厚著臉皮麵不改色地說,“此人對木雕手藝太過沉迷,對女子來說卻不是良配。他入住九霄閣後冇日冇夜地準備這件作品,對誰都毫不理睬。我徒兒要的是關懷備至、體貼入微,而不是一個沉迷工事冷漠少言的新郎。”

夏誌:“……”好吧,算你說的有道理。

柯其邙:“……”帝尊開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