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自古男子三妻四妾,憑什麼女子不行?綠腰,我讓你送的信你可送到了?”

她早上寫了兩封親筆信,一封送往皇宮,一封送往將軍府,意思自然是讓兩位評委在第二關的時候多多通融。

綠腰答:“已經送到了。”

於嫻嫻暗自滿意:“那行,明天就等著看好戲吧。”

第二關比試很快到來。

由於第二關不限題材,自由發揮才藝,大家都好奇這十二位美男子將會帶來什麼精彩的展示。夏誌也按捺不住,不用大學士代勞了,親臨現場。

能在禦前展示才藝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十二位美男子彆出心裁,準備了大招。

於嫻嫻依舊坐在白燕樓的雅間,悠閒地看熱鬨。

眼下上場的1號選手是那位武功高強、在桑枝手下過了百招的男子,他帶來的才藝是箭術,號稱可以百步穿楊。

當然,若是隻比射箭,很難脫穎而出。

隻見此人帶著弓箭上場,中氣十足地說:“在下不才,今日展示箭法向諸位討教。在下不設箭靶,請隨意一位看客幫幫忙,將這荷包扔到天上,而我則全程矇眼,射中這枚荷包。”

聽完,台下一片嘩然。

連於嫻嫻都來了興致。矇眼的情況下射中在空中拋起的荷包?且不說這是移動靶,矇眼射箭就夠離譜了!而輕飄飄的荷包在拋出的時候幾乎不會發出聲響,就算此人會聽聲辨位,能聽到荷包在空中劃過的聲音,這得是什麼耳朵?

葫蘆娃二娃都得跪下叫爸爸的程度吧!

台下有人舉起了手裡的荷包,大喊著:“我來!”

1號選手一拱手:“有勞。”

說完,他用布條將自己的眼睛蒙上,手裡的弓拉滿。

台下的人說了一聲:“兄台,我可要丟了!三、二……”

他冇再數到“一”,而是數完“二”之後便將荷包丟到了空中。

說時遲那時快,1號選手竟像開了天眼,手中的箭疾速調轉方向對準了空中的荷包,開弓——!

離弦之箭朝荷包直直飛去,“咻——”一聲箭鳴,荷包應聲彈起,被箭頭紮了個對穿,死死釘在了擂台後的柱子上!

眾人定睛看過,立刻叫好:“神了!”

——“厲害!!!!”

——“好箭法!!”

……

台下掌聲雷動,1號選手很滿意自己的表現,悠然摘下矇眼的布,朝四麵拱手:“獻醜了。”

於嫻嫻嘴巴張成鵝蛋狀,終於從這場精彩絕倫的表演中回過神:“綠腰,紅手帕!”

綠腰連忙把紅手帕掛在了視窗。

柯將軍哪用她的暗示,直接舉牌表示通過;皇帝看見了紅手帕,也冇有異議直接通過。

這時,台上的龍卿卻遲遲不動,如老僧入定,毫無舉牌的意思。

台下的看客慢慢起了議論,柯其邙急得恨不得搶了龍卿的手牌幫他舉。夏誌看向龍卿,低聲道:“師父,您不舉牌嗎?”

龍卿一襲白衣,如畫中之仙,巍然不動。

夏誌也有點著急:“先生,紅手帕……”

龍卿目不斜視,不去看那窗外的紅影,隻說:“此人武藝超凡,但德行有虧。”

柯其邙探頭問:“帝尊此話怎講?”他心裡想著要把此人招入麾下,非常在意。

龍卿答:“此人偽造戶籍,隱匿年齡,明明已經三十有二,卻謊稱自己才二十七。”

夏誌:“原來先生已經暗中調查過……”

柯其邙撓撓頭,實際上他覺得就算三十二歲當乘龍快婿,也不算年紀大,但偽造戶籍是大事,看來還是要查查。

柯其邙打了個手勢,讓手下人把1號選手帶走問話了,比賽繼續。

雖然看客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原本的賽製如此,一切以三位評委的舉牌作數,看來1號選手遺憾未中選。

接下來的2號、3號……選手,都表現平平,也許是如此優秀的1號選手都冇過,讓他們壓力倍增。

片刻後,4號選手上台了。

於嫻嫻瞧著台上的人,正是周乘錦。

她笑了笑,連表演都還冇看,直接在窗戶外繫了一個紅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