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著於嫻嫻的讚揚,柯雪和夏誌都朝擂台上看去。

柯雪說:“儀表堂堂,是比之前的都好看些。”

夏誌酸溜溜地說:“看人怎可隻論表麵?說不定他武功不行。”

於嫻嫻卻不在意,她隻是走到窗邊,佯作無意地把手裡的紅手帕垂在了窗戶外麵。

擂台上的桑枝本打算十招之內解決對方,餘光瞥見窗戶外的紅綢,卻立刻泄了手勁,以不易察覺的姿勢往後退了退,半隻腳踏出了擂台。

台下一陣嘩然。

桑枝麵不改色,拱手:“我輸了。”

周乘錦收起長劍:“承讓。”

他風度翩翩地走下台,收穫了四處飄來的羨慕眼光。表麵上故作淡定,實際上有些心虛——他明白自己不是那人的對手,能獲勝全靠對方謙讓,可這又是為何?

難道是有人故意指使?

周乘錦不傻,細細想來便能明白一些關鍵。也許幕後之人對他很滿意,纔會故意放水,既然如此,豈不是代表自己接下來都能一帆風順?

想到能抱得美人歸,周乘錦不免暗喜。

比賽繼續進行。

大半天的打鬥下來,桑枝絲毫不見疲態,在擂台亭亭玉立。不少青年才俊已經將注意力放到她身上,議論著這奇女子的來曆。

桑枝全程淡然,無甚表情,在擂台上收放自如。

到傍晚,終於有一人能在她手上連打了近百招。於嫻嫻瞧著那人也算不錯,又把紅手帕搭在了窗外,桑枝見好就收,讓那人過關了。

……

如此一天下來,闖入第二關的不過寥寥。但這更加激起了青年的好勝心,報名的人數激增,讓第二天的比賽比到了天黑才勉強完成。

於嫻嫻秉承著完美的外貌主義,看見好看的就讓桑枝放水,不出三天,便湊齊了十二位美男子。於嫻嫻把這些青年才俊安排在九霄閣,好吃好喝地養著,若是請這些人站在一起,絕對顏值擔當,古代版男團,原地出道。

於嫻嫻表示很滿意。

有人則不太高興,但他不說。

比賽到第四天的時候,於嫻嫻怕桑枝太辛苦,便去找龍卿商量,請陸虎接任擂主。

龍卿自然冇有意見。

於是第四天,陸虎上台了。

當然上台之前,於嫻嫻也偷偷跟他說了——若是見到我在窗外掛了紅手帕,一定要放水通關。

然而當陸虎真的站在擂台上打算放水的時候,卻瞥見了自家閣主黢黑的老臉。

陸虎:……

隻能假裝冇看見於嫻嫻的紅手帕,把挑戰的人打得落花流水。

如此一來,最後兩天的比賽竟然無一人晉級。

龍卿表示很滿意。

於嫻嫻:算了,我有我的十二美男。

初賽五天後順利收關,進入第二關者有十二人,名單及畫像已經被傳遍大江南北,就算不能當上乘龍快婿,此時也出名了一把,風頭一時無兩。

“坊間稱他們為元夏十二美男子,不少官家已經在打聽這些人的身世了,想從落選的人中為自己的女兒選婿呢。”綠腰滿臉興奮,最近八卦很多,聽得她心滿意足,“所以師叔,您比較鐘意哪個?”

於嫻嫻答:“小孩才做選擇,成年人我全都要!”

綠腰:“……”日常被師叔的豪言壯語驚到係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