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哎哎,全國好新郎你們報名了嗎?”

——“這可是魚躍龍門的好機會,我們怎能錯過?武考中第不過是個武狀元,可若是能娶得於天師,那一輩子的軟飯就有了!”

——“嗬,好男兒誌在四方,怎能想著吃軟飯?”說話的男子一表人才,麵色高冷,頗有不與爾等沆瀣一氣的魄力。

——“周賢弟,你是年少不知軟飯香!就不說九霄閣取之不儘的寶藏,單說於天師的模樣,難道不似下凡的仙女?我若是能娶到她,做鬼也風流~”

眾人紛紛應是,各取了一張報名錶填去了。

高冷的周乘錦站立片刻,見四處無人,悄悄拿了一張報名錶回房了。

……

於嫻嫻與好姐妹圍坐在涼亭裡,一邊吃西瓜,一邊聽綠腰傳遞著山下的訊息。

綠腰:“聽說報名的人已經快要超過武考了,連太後孃娘都說想出宮觀賽,湊個熱鬨呢!眼下城裡就冇有第二個話題,張口閉口都在談‘全國好新郎’,我看師叔您這次是要把全天下女子的風頭都搶去了!”

一旁的柯雪噗噗噗吐掉幾個西瓜籽,說:“哎,你這聲勢浩大的,我爹可說了,要趁著當評委的機會給我也挑個好新郎。”

於嫻嫻:“哈,那正好!對了,桑枝你也挑一個,屆時我們三個一起出嫁,辦集體婚禮好啦!”

桑枝一臉敬謝不敏。

柯雪更是連聲叫苦:“好姐姐你可饒了我吧,我正煩著呢!”

於嫻嫻:“呦,是宮裡那位的愛情攻勢太過猛烈?也對,你以後是要做皇後的,自然不能與我一起辦婚禮。”

“不許胡說!”柯雪臉紅了,彆開目光。

於嫻嫻:“你羞什麼,也是出閣的年紀了……”她與姑娘們調笑著,假裝冇看見遠處逐漸靠近的白色身影。

“我想好了,這世上好兒郎何其多,我於嫻嫻要選就要選個樣樣都讓自己滿意的!樣貌才華自不必說,關鍵是性格豪爽,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敢愛敢恨,這才痛快!”

龍卿聞言,停下步子在門口站了站,最終還是轉頭離開了。

於嫻嫻故作不知,繼續與姐妹們談笑。

哼,小樣,醋罈子我酸死你!

數日之後,天朗氣清,招親大會正式開始了。

因著前幾日的宣傳造勢,眼下擂台周圍烏泱泱圍滿了人,由於群眾太多,為安全起見,連柯將軍府都派了士兵出來維持秩序。

報名的青年才俊按照前後順序掛上了號碼牌,正有序候場。

於嫻嫻專門從樂坊裡請了個經驗豐富的班主過來熱場,兼任主持。她自己則戴著白色的鬥笠遮臉,選了上次白燕樓的雅座觀賽。

這裡視野絕佳,曾經立夏節用過的舞台被重新裝扮,此時化身擂台;正前方立起了三個高台,正是評委席。由於現場情況太複雜,皇帝不能親臨,便由當朝大學士持龍令代勞。

熱鬨的開場後,擂台賽正式開始。

桑枝手持長劍,一身黑衣立在中央,不卑不亢地接受著一個又一個青年的挑戰。

她不愧是頂級殺手出身,出手乾淨利落,大多數在擂台上不過三招,便被她輕鬆挑下。偶有高手上台,雙方打得有起有落,招式大開大合間觀賞性十足,引得台下觀眾頻頻喝彩。

“好——”又是一招海底撈月,桑枝把對手打敗。

於嫻嫻循著喝彩聲回頭,就見雅間裡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便裝而來的小皇帝激動地鼓著掌:“好!桑枝果然好身手!”說完,不請自坐。

旁邊的柯雪連忙離他遠點,藏起自己微紅的臉。

於嫻嫻:“……太後不是不讓你出宮嗎?”

夏誌:“所以我是微服私訪。”摘了桌上的一顆葡萄吃,目光落在柯雪身上,不吝笑意。

於嫻嫻見他身後跟著大內高手,也就隨他去了。

此時,新的一個對手上台了。

於嫻嫻遠遠看了那男子的容貌,忽然唇角揚笑:“這個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