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禦書房內。

小皇帝端著茶碗的手抖抖抖個不停:“於、於天師……今日怎麼有空進宮?”

於嫻嫻盯著夏誌的臉,目光像要把人燙出兩個窟窿:“臣有要事與陛下商議。”

夏誌顫顫巍巍把茶碗放下,清了清嗓子:“咳,是為了招親大會的事?這事聖旨已下,於天師就安心在家候選……”

於嫻嫻冷笑一聲:“皇命自然不可違。隻是臣想著柯將軍也整天嚷嚷著要給女兒選婿,臣看這次機會挺好,特來稟明聖上,容臣把柯雪帶上,一起在招親大會上選個良人。”

“不不不不……於天師你彆衝動。”夏誌一個眼神,讓大太監退出去,順便把書房的門合上了,免得接下來的對話有失君王體麵。

孫公公眼觀鼻鼻觀心,老實巴交地退出來,低頭時卻忍俊不禁——咱們小皇上終於也是心有所屬了,柯將軍家的女兒那是冇話說,就是這宮牆深深,要難為那女娃了……

待大門一關,夏誌連忙從書案後麵走下來,親自拱手給於嫻嫻賠了個罪:“師姐,這事不能怨我啊……我也是被逼無奈。”

於嫻嫻見裡外無人,甩了長衫不請自坐:“你忘恩負義!我這邊剛把你秀女入宮的事擺平,你反手就搞招親大會把我賣了?做人的良心呢??”

夏誌苦著臉:“哎,那天情況是這樣的……我不是按照你的主意讓禦史台寫了摺子,說皇帝失德,秀女擢選的事必須延後麼?哪想到太後對此事掛了心,特意把師父請進宮,要師父動用龜籌測算天命,還說最好把於天師娶過來解解煞氣……”

於嫻嫻:……真是躺著也中槍。

夏誌:“我一聽要娶你這哪行?連忙推拒。但是太後不聽,眼看她要下懿旨指婚了,還是師父機智,謊稱我已答應在武選考試的時候為你辦招親大會,太後這才作罷。”

夏誌想起當時爭論的情況還暗自捏了一把汗,要不是師父機智,太後的懿旨這會兒都送到九霄閣了。

“是這樣?”於嫻嫻眯起眼睛想了想,龍卿來告知她的時候,明明說是他向皇上請旨。看來他是想藉此機會,跟自己劃清界限?

嗬,想得美。

於嫻嫻:“我問你,要是我在招親大會上冇選到合適的,會有處罰嗎?”

夏誌答:“雖然說是奉旨選親,但重在一個‘選’字,師姐的心意我明白,到時候你就說冇選上合適的,這事就算了。”

於嫻嫻:“可你敢保證這事之後,太後不會再次指婚?”

夏誌:“啊這……”

太後似乎是看上於嫻嫻了,用她的原話說:“於天師才貌雙全,又與你(指皇帝)青梅竹馬,我看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於嫻嫻讀懂了夏誌的意思,說:“既然辦了招親大會,那看來我是要擇個良婿,總比最後嫁進宮裡好。”

夏誌總覺得她笑得叵測,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師姐打算如何做?”

於嫻嫻:“如果你還想讓我幫你向柯雪作媒,接下來的事就聽我的,招親大會一應事項,我要親自安排。”

夏誌連忙表態:“可以!”

然後可憐巴巴地望著她:“師姐,那我明天想約柯雪出去逛廟會,你看這信……”

於嫻嫻接了他遞過來的信,翻個白眼:“行吧,我給送去。”

夏誌喜不自勝,十分狗腿地想說什麼,此時禦書房門外的大太監喊了一聲,說是大臣覲見。接著,房門被推開。

夏誌一秒恢複九五之尊的架勢,抬抬手對於嫻嫻說:“於天師退下吧,朕吩咐的事定要辦好。”

於·無語子·嫻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