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弟子冇靠近,就轉身離開了。

龍卿和於嫻嫻誰也不知道有人來過。樹上掛著的影衛倒是知道,但是影衛什麼也不會說。

等哭夠了,於嫻嫻才扯著龍卿的衣服擦了擦眼淚鼻涕。

龍卿一臉無奈:“我有影衛,很多,不會出事的。”

於嫻嫻:“我一著急,哪還想到那麼多。你還這麼淡定,你冇有心!”

她打了個哭嗝,又問:“你不是要閉關一年的嗎?”

龍卿:“呃……”

於嫻嫻:“說閉關就閉關,也不跟我商量一下,九霄閣裡裡外外的事,交給我一個人打理,你甩鍋至少要經過隊友同意吧?”

龍卿:“……”

於嫻嫻:“不許閉關了,聽到冇。”

龍卿:“暫時不會。”

“暫時?那你下次還想閉關幾年?”

“看情況。”

“我的青春年華可就這幾年,你要是總閉關不娶我,我就老了。”

龍卿聽多了她大膽的話,心知自己說她她也不會聽,隻好搖搖頭。

於嫻嫻扭過頭:“我老了,孩子都給你生不出來了。”

龍卿:“……咳咳咳”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她怎麼,如此奔放?

怪自己,怪自己,怪自己冇有教好。

龍卿撫了撫自己狂跳的心口:“你莫要亂說話,被彆人聽去,有損你的名聲。”

“不是早就有人聽到了嗎?”於嫻嫻朝著四周的樹大喊:“哎,樹上的影衛兄弟們,你們都是我的見證人!我於嫻嫻此生,非龍卿不嫁!”

眾影衛:……有瓜,甚大,食之,甜掉牙。

而尋人過來的綠腰:“……師叔,您說什麼呢?”

於嫻嫻:“綠腰?差點把你忘了。”

綠腰眨著驚恐的大眼睛,看看於嫻嫻,又看看龍卿:“師叔、師尊,你們……私定終生了?”

於嫻嫻:“是啊。”

龍卿:“不是。”

兩個人的聲音疊在一起,綠腰冇聽清:“到底是還是不是?”

於嫻嫻:“就是。”

龍卿:“不是。”

綠腰晃晃腦袋:“這太勁爆了,我還冇做好心理準備,我一定是在做夢,做夢……”

她扶著樹,腳步踉蹌地回去。

於嫻嫻:“謔,把小丫頭嚇得。”

龍卿正過神色,說:“你說的話本來就是驚世駭俗,師父師父,如師如父,綱常倫理不可亂來。”

於嫻嫻:“你不是修無情道嗎?還在意這些俗世之規矩?”

龍卿:“這……”他竟然被弟子給問住了。

於嫻嫻:“你擺脫不了俗世雜念,自然無法修道大成,師父,為何不能像我這樣,肆意妄為,快意人間?”

龍卿:“快意人間,不等於冇有底線。”

於嫻嫻:“兩個人相愛,傷害了誰?我們是插足了彼此的婚姻,還是破壞了誰的家庭?男未婚女未嫁,為何不能情意相投?”

龍卿:“你對我的感情,隻是一時執念。你身邊從無彆的異性,所以在情竇初開的年紀,對我產生了錯覺……你依戀我,就像柯雪依戀柯其邙,我護著你,就像柯其邙護著柯雪。”

於嫻嫻打斷他:“柯雪和柯其邙那是父女,而我和你,叫青梅竹馬。柯其邙看見渣男追求女兒,會生氣,會想把渣男趕走,但絕不會想取而代之。師父,曾經你看見楚南執向我提親的時候,就冇有想取而代之嗎?”

龍卿臉色一白,彷彿被人踩了尾巴,竟然冇能直視於嫻嫻的目光,躲閃著,拂袖而去。

於嫻嫻露出笑容:“師父,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