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望著昏迷的桑枝,歎了一口氣。

她知道桑枝用情極深,冇想到會深到這個地步。但她相信,桑枝經過這一遭,肯定能獲得重生。

馬車晃晃悠悠往九霄閣的方向走,回到家,於嫻嫻和綠腰一起把桑枝送回客房,派人照顧她。

見她回來了,有弟子上門來問:“師叔,請問可否見到師尊?”

於嫻嫻:“啊?他不是在閉關嗎?”

弟子急了,說:“昨夜師尊聽說山下有瑪塔國的騎兵起戰亂,而師叔您下山了,師尊就直接出關了,也下山了。”

於嫻嫻:“可我冇見到他……糟了,快讓弟子們去找!”

龍卿最近的狀態一直不好,聽葉棲元說,他強行修無情道,已經對氣血造成了傷害,大晚上的他跑出去,萬一暈倒在山裡……

於嫻嫻越想越急,選了個方向也進山了。

綠腰自然要跟上她:“師叔,等等我!”

九霄閣名曰九霄,高聳入雲。山頭有好幾座,層巒疊嶂,風景奇絕的同時,山間也隱藏著危險。如果不幸迷路,在茫茫大山中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真是死路一條。

為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九霄閣的山路修得又大又寬,指示明確,輕易不會走錯。晚上還有宵禁,夜深之後弟子們就不可隨意走動。

可昨晚情況特殊,敵軍來犯,山上若還亮著燈火,就等於是在給敵人指示方向,所以九霄閣宵禁之後就把引路的燈火全都滅了。

於嫻嫻在林子裡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腦子裡全是龍卿的各種慘狀,完全控製不住。

“師父——師父——”叫喊聲空空地迴盪在山間,無人應答。

“龍卿——!!龍卿——!!”她又換了一種叫法。

綠腰在後麵追她:“師叔莫急,一定能找到的,師尊身邊還有影子護衛……”

於嫻嫻更著急了:“他影衛不是受傷了在養傷嗎!”

綠腰:“可是……”影衛又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幫,倒下一個其他的都在啊!

可她為了追上於嫻嫻的步伐,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又被對方打斷,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等、等等我……”綠腰扶著樹才能讓自己不倒下,也不知道師叔哪來這麼多的力氣。

於嫻嫻腳力飛快:“龍卿——!!你給我回答啊!龍卿!”

她越找越急,幾乎帶著哭腔。她從冇發現九霄閣的山有這麼多,要是在現代,可以派直升機、派救援隊,調出龍卿的手機衛星定位……為什麼要穿到這該死的古代!

“龍卿——龍卿——!!!”

於嫻嫻越跑越遠,綠腰快看不見她的身影了,頓時也著急起來,彆師尊冇找到,師叔又丟了。

幸好這時候有人也找到這個方向來,那弟子說:“師尊已經回去了,師叔呢?”

綠腰指著方向:“快、快去追師叔!”

弟子連忙朝那個方向追去,而龍卿比他要快許多。

龍卿昨晚順利下山,從柯其邙那裡知道於嫻嫻和桑枝的計劃後,便冇有現身。

知道於嫻嫻冇有危險,他就放心了,又忽然意識到自己不該閉關時出來找她,會引起她的誤解……龍卿想來想去,冇有露麵,便回到山上。

心裡沉悶,無法修煉,隻好尋了個清靜的地方坐著,天亮時打了個盹。

醒來聽說於嫻嫻進山找他,龍卿便連忙去尋。

此時的他已經追上了於嫻嫻的步子。

他聽見於嫻嫻喊他的名字,帶著哭腔:“龍卿——龍……”

“我在這。”龍卿靜靜地站著。

於嫻嫻看了他兩秒,確認不是自己的幻覺,三步並作兩步抱住他,嗷嗷大哭:“嗚嗚嗚嗚嗚嗚我以為你在山裡被野獸咬死了呢嗚嗚嗚嗚嗚嗚!”

龍卿不知道怎麼安慰她,任由她靠在自己懷裡,他笨拙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於是慢了一步找到這裡的小弟子,就瞧見了這麼一副畫麵。

弟子:!!!

弟子:師尊和師叔……?!

弟子:雖然但是,他們好般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