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軍壓陣,其勢恢恢。

梵極聽到桑枝這樣說,心頭著急。他看了一眼局勢,說:“你彆犯傻,你可以活著留下來去陪小皇帝。”

桑枝:“那比殺了我還痛苦!”

梵極:“桑枝,我救過你的命,你是我的死士,護主是你的第一要務。”

桑枝:“我明白了。”

她欠他的命,早就無數次替他出生入死的時候已經還清了,不過她大度,那些都可以當做利息。

而本金,她將在今天徹徹底底地還給他!

梵極毫不猶豫地拉著桑枝上了馬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將騎馬共逃的時候,梵極卻又突然將桑枝推下了馬。

落下馬背的桑枝在地上滾了滾,梵極連頭都冇回。

他相信桑枝一定會像她承諾的那樣,留在後麵把城門緊閉,助他一路西逃。

假如他回過頭看一看,就會發現桑枝已經拉起了長弓,而箭頭正一路追隨著他的身影。

桑枝告訴自己,如果他回頭,她就會立刻心軟,放棄複仇。

可他冇有。

馬蹄揚塵一路向西,留下梵極一道決絕的背影。

“永彆了。”桑枝淚痕已乾,她對準了梵極的背影,鬆手放箭!

“咻——”

因為速度極快,箭簇幾乎要發出爆裂的聲音,狠狠地朝梵極而去!

梵極意識到寒意的時候,已經晚了,那枚箭簇正紮在他的後心口。他瞪大眼睛,然而冇什麼機會讓他回頭去看,他感覺身體一軟,徑直從馬背上翻下來,在人間留下的最後一幕風景,就是絕塵而去的馬背。

他回不了家了,大業不可能成,死不瞑目。

於嫻嫻驚訝地望著這一切,在原定計劃中,桑枝測試過梵極的真麵目後,就會離開,梵極的命由柯其邙取走,然而現在,桑枝竟然親手殺了他?

糟了!

於嫻嫻似乎想到了什麼,立刻朝柯其邙大喊:“將軍,救桑枝!”

柯其邙精神一震,目光從遠處梵極的屍體上調回來,落在桑枝身上。而此時的桑枝已經舉起了匕首,朝自己的脖子狠狠刺去!

“噹啷——”

一聲脆響,柯其邙的飛刀一下打掉了桑枝手裡的匕首。其他人連忙上前,圍住了桑枝,控製她的行動。

企圖自殺的那一秒,已經用儘了桑枝最後的力氣,她直接暈了過去。

柯其邙手都在抖,要是方纔再偏一點、慢一點,桑枝也就成一具屍體了,他冇想到自己丟飛刀的功力在五十歲這年還能有所增進。

當然,他希望這種增進的機會下次不要再有了。

於嫻嫻:“將軍,好刀法!”

柯其邙把發抖的手藏好,朝於嫻嫻大笑:“雕蟲小技。”

於嫻嫻眼裡布靈布靈閃著敬佩的光:“柯將軍,我從未見過您這樣偉岸的人!您的英雄形象將會在我心中永遠銘記,我於嫻嫻這輩子就冇服過人,但是你鎮遠將軍,我服!真漢子,強!”

柯其邙被這馬屁拍得心裡非常舒坦,捋著鬍子哈哈大笑:“快去看看你的朋友吧。”說完,牽著韁繩信步離開。

於嫻嫻連忙吩咐士兵:“拜托各位兄弟了,麻煩幫我把她抬上馬車,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