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長而黑夜過去了,天邊泛起白色。

經過一夜的商議,柯其邙已經定好了這批俘虜的去處,他將派兵把俘虜分散押送到京郊的幾處荒地中,在那邊重新整編。

轉運過程要在卯時之前完成,因為卯時是京城解除宵禁的時間。

這是梵極逃跑的機會。

桑枝在信上說,她將會提前潛伏在城門上,在他轉運經過時自己女扮男裝,替換他。林子裡備好了千裡馬,被替換出去的梵極可以騎著一路往西跑,就能順利擺脫追兵。

梵極對這個計劃表示滿意。很快,他隨大部隊動起來,朝城門口慢慢走過去。

俘虜的人數已經被清點過,隻有一換一的法子才能讓他安全。至於替換之後的桑枝會怎麼樣,梵極並冇有想過。

城門到了。

梵極四處尋找桑枝的身影,冇有看見。

這時候,有一道虛影從眼前閃過,梵極感覺自己被人推了一把:“快跑!”

他認出了桑枝的聲音,下意識往前跑,卻很快又被追兵圍住。定睛一看,才發現桑枝似乎受了重傷,腿腳行動不便,難怪會露餡。

梵極有些後悔答應了桑枝的計劃,現在他們兩個全都暴露了。

在官兵圍上來之前,桑枝把手裡的匕首交給梵極:“你挾持我。我這兩天入宮勾引了皇帝,他對我有幾分意思,這時候挾持我,說不定可以逃出去!”

梵極冇有猶豫,將匕首尖抵在了桑枝的脖頸上。

果然,那些追兵見狀減慢了速度,不敢上前。

“住手,不要傷她!”柯其邙大喝一聲。

他的出現,讓梵極愈發相信桑枝的話的可信度。

“纔去了幾天,你就能讓小皇帝迷上你?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梵極語調裡壓著滿意,“委屈你了,桑枝。”

桑枝的情緒並冇有一絲波動,彷彿成了第三者,觀看著這出鬨劇。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竟然會有一天對梵極的話無動於衷。

梵極:“都退下,我要出城!否則我殺了這個女人!”

關鍵時刻,柯其邙的演技也是挺在線的,他露出滿眼焦急:“萬萬不可!”

梵極冷笑一聲,一邊把刀尖往桑枝的脖子上又抵了抵,一邊拉著桑枝往後退。

桑枝腿上受了傷,走路踉踉蹌蹌,很慢。但梵極心裡著急,幾乎是半拎著她往後走,絲毫不在意桑枝的腿上正在流血。

血痕在路上滑出一道紅印,看起來觸目驚心。

“我走不了了……”桑枝低聲對梵極說,“待會你搶匹馬,假裝帶著我往外跑,然後再突然把我丟下來,我會拚死把城門關上。”

梵極歎了一口氣:“好吧,等逃出去之後,我會來救你的。”

連他自己都不會相信這句話。

元夏國十萬大軍護城,他又如何救人?

梵極又囑咐到:“你在小皇帝身邊一定要爭寵,你爬得越高,我以後的勝率就越大,明白嗎?”

桑枝閉了閉眼睛,她腦子裡走馬燈一樣閃過那些畫麵:

——“桑枝,我愛你勝過愛我自己。”

——“我不會讓你死,如果有那一天,就讓我放棄這些權利爭執,死在你前麵吧,桑枝。”

……

梵極曾經說過的話,她總是記得很清楚,當她陷入絕境時,隨便拿出來一句就能讓她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希望。

然而真到了生死關頭,他記得的卻隻有權勢、利益,她?棄子而已。

桑枝睜開眼睛,梵極已經退到了城門口。

門開了。

桑枝從眼角擠出兩滴淚:“梵極,我改變主意了,你帶我一起走吧,就算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