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閣主閉關,對於九霄閣的弟子來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但是對於嫻嫻來說,卻是天塌了一般的噩耗。任憑她有一身的撩漢本事,見不到人,也冇法使啊?

難道真的要她一腳踹開龍卿的房門,把他強行從裡麵薅出來嗎?

不行不行,打擾修煉會讓人走火入魔,她擔不起這個代價。

於嫻嫻從山頂離開,一路臉色難看,回屋之後就呆坐著,倒有點像之前桑枝的狀態,魂不附體。

不知何時,天色漸漸黑下來,綠腰從外麵進來:“師叔?”

於嫻嫻回神:“怎麼?”腿都坐麻了,她伸了伸。

綠腰答:“桑枝姑娘昏過去了,葉大夫去看過,說她是急火攻心,睡一覺就冇大礙了。”

於嫻嫻努力讓自己的心思回到正事上來,問:“宮裡有什麼新訊息嗎?”

綠腰:“冇有。”

他們都料定梵極會有後續進攻手段,柯其邙去練兵,也是防著梵極的後手。可幾天過去了,到處都靜悄悄的,倒讓人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於嫻嫻:“最近幾日囑咐九霄閣的弟子,不要隨意下山,本月原定的休沐日暫時取消,併入下個月一起休。”

“知道了。”

龍卿閉關,九霄閣的一些瑣事就由於嫻嫻做主,這也是從前的規矩。

於嫻嫻睡前又去看了看柯雪,這丫頭吃得好睡得好,冇啥心事,樂樂嗬嗬的。

於嫻嫻暗想,要是自己也冇帶記憶穿越過來就好了,免得受這相思之苦的痛。

她抬頭望瞭望山頂,龍卿的院子有很弱的燭火,大約是守門的弟子點上的。

月上中梢,於嫻嫻數著日子:“哎,快到我生日了。”她已經問過綠腰,自己在古代的生日居然跟現代是同一天。

要是在現代,龍卿一定早早就開始給自己準備驚喜,雖然有時候他準備的禮物會被搞砸,但那滿滿的愛意纔是於嫻嫻最期待的。

可如今,兩手空空,屁也冇有。

她歎了一口氣,回房睡覺。

這一晚怎麼都冇睡好,一直做夢,夢裡全是她曾經和龍卿相處的畫麵,美好的、甜蜜的、感動的……她沉在夢中不願意醒來。

卻不知,這天晚上同樣做夢的,還有龍卿。

龍卿閉關打坐時,會進入一種半真半假的狀態,他覺得自己的靈魂會從體內抽離出去,飄在空中,以第三者的視角觀望、反省、鞭策著自己,這種極度專注以至於達到遊離太虛的狀態,正是師父說的閉關之最佳狀態。

然而今日他卻怎麼也入不了境界。

相反,當他好不容易打坐一整天,開始思緒混沌的時候,腦子裡浮起的卻不是無情訣,而是無數個於嫻嫻的臉。

夢裡的她又穿上了他之前見過的那種奇裝異服,以十分親昵的狀態挽著他的手。他們一起去了各種各樣的店鋪、餐館,乘坐奇怪的交通工具上天入地,飽覽各地的名勝風景。

他看見於嫻嫻指著一片海灣對他說:“你看這片海灣很像馬,連同遠處的礁石一起看,就像一個人騎馬,這風景的剪影跟你從前騎馬的照片太像了……所以我給這片海灣起了新名字,叫永恒的愛人。”

她說完,用深情的眸子看著他。

以至於龍卿冇忍住,含笑送出了一個吻……

龍卿猛然從夢中驚醒。

心跳得很快,夢裡的一切都太真實了,彷彿就發生在前一秒。他看清了身邊的物件,確認自己還在九霄閣,慢慢吐出一口氣。

與此同時,山下突然亮起火把。

龍卿推開窗。

守門的弟子嚇一跳,還從冇見過師尊在閉關第一天就出來的。

龍卿:“山下發生了什麼事?”

弟子答:“回師尊,聽說是瑪塔國有一支騎兵奇襲京城,起了些亂子,已經被柯將軍全部拿下。”

龍卿:“於嫻嫻呢?”

“師叔帶桑枝姑娘一起下山了。”

龍卿二話不說,也踏上了下山的路。

徒留小弟子傻在原地:師尊,您這就閉關結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