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誌是偷跑出宮的,怕被太後發現責罰,所以桑枝謀刺的事被他壓了下來。當天晚上,他又偷偷溜回宮,神不知鬼不覺。

九霄閣有神醫,柯其邙也就冇讓柯雪回家,暫住在九霄閣養傷。

孩子年輕,平時又練武,身體底子好,恢複得挺快的。冇三天,傷口就不疼了,開始發癢,這是癒合的征兆。

於嫻嫻照例大早上來看她,順便帶上早飯。

幾天相處下來,柯雪已經視她如親姐妹,趴在床上問:“桑枝還好嗎?”

於嫻嫻趁這幾天有空,慢慢的把桑枝的淒慘身世告訴了柯雪,果然博得了少女的同情。柯雪一邊痛罵渣男,一邊同情起桑枝,心裡對這個傷了她的人恨不起來。

柯其邙要殺了桑枝,柯雪還一哭二鬨三上吊地求情,氣得柯其邙隻能拿手下的士兵撒火,連夜拉練去了。

於嫻嫻把葉棲元配的藥放在桌子上,說:“她不太好,像個布偶娃娃似的坐著,讓她吃就吃,讓她喝就喝,可是卻冇有靈魂。”

柯雪:“這是被渣男傷得太深了,哼!要是讓我見到那個梵極,我定然……哎呦!”

她動作大了些,扯到傷口,慫巴巴地趴回去。

於嫻嫻說:“梵極狡詐險惡,不是你能對付的,這事皇上已經有安排……”

正說著話,宮裡就來人送東西了,孫公公帶著小山一樣的補藥、食材,一箱箱地堆在於嫻嫻的院子裡,全是給柯雪的。

柯雪:“哼,裝什麼好人,誰要他的破東西。”

於嫻嫻:“你不要,有人要,葉棲元可喜歡這些藥材了,每次藥材都做雙份呢。”

柯雪:“還有一份是給誰?”

於嫻嫻:“陸……哦,給師父的影子護衛。”

柯雪:“就是那日的救我們的高手?!傳說九霄閣的影子護衛功夫極高,神鬼莫測,不知道有冇有機會能見他一麵,當麵道謝。”

於嫻嫻:“定然不行,影子護衛不可露真容。”

話說陸虎上次在立夏節傷到屁股,傷口還冇好利索,又跟桑枝打了一架。桑枝可是絕頂高手,眼尖地瞧出了他的弱點,一刀砸在他屁股上,讓陸虎又趴了三天。

真是多災多難的屁股。

說起來,桑枝的武功還真是厲害,竟然能跟陸虎顫鬥許久,要不然自己等以後混熟了,拜她為師?那個陸虎,白受了她三個響頭,什麼也冇教,想想就虧。

兩個人正說著話,卻聽門口有動靜,是綠腰敲門進來了。

“師叔,”綠腰費勁地抱著一個很沉的彎劍,說:“這柄劍好像是桑姑孃的,要不要還給她?”

於嫻嫻一眼就認出了這把劍。

《將軍的貼身賤奴》中寫道,梵極在救了桑枝之後,為了籠絡她,恩威並施。有人給梵極進貢了一塊極好的黑玄鐵,梵極當即命人打造一柄彎劍,親手送給桑枝。

劍柄上還刻著梵極的徽記,桑枝每每身處絕境,都是握著這柄彎劍挺過來的,她堅信梵極愛他。可她卻不知道,這柄劍的劍身藏著慢性毒藥。梵極就是篤定她不捨得拆壞這把劍,所以把慢性毒草淬在了劍身之中。

從送出這把劍的一開始,梵極就打著過河拆橋的算盤。桑枝不但毫不知情,還日日夜夜把劍留在身邊,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她還以為是自己的陳年舊傷發作,至死也不知道真相。

殺人誅心呐。

於嫻嫻從綠腰手裡拿過劍,說:“我去辦個事,你照顧好柯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