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逸隻胡亂裹了一件浴袍,領口大敞,脖子上清晰地種了一排草莓。

在他身後的大床上,安雪微躺在被子裡,露出兩隻小腿,光潔的肩膀上一絲不掛,滿室旖旎的氣味瀰漫,任誰也能看出剛剛發生了什麼。

一瞬間,季佳檸差點吐出來。

常逸從激情中頓了兩秒才醒過神:“佳、佳檸?”

安雪微嬌軟的聲音從裡麵傳來:“誰呀——”

常逸被兜頭一盆冷水澆下,惶恐又心虛,試圖掩上房門:“你怎麼會在這裡?”

季佳檸聲音冷的如一把開刃鋼刀:“這話應該我問你。”

她抬腳卡住了房門,也不顧著疼,猛然將房門踹開!

常逸:“佳檸,你聽我解釋……”

季佳檸抬手甩開他:“不要拿你的臟手碰我!”

她聲音幾乎歇斯底裡,設想好的理智一點用都冇有,眨眼間就衝了進去。

接著,謝若筠等人就聽到幾聲尖利的哭聲傳出來:“安雪微!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落魄的時候來找我,我供你吃,供你穿,甚至讓你住在我家!你這條毒蛇,居然睡我的男朋友!啊!”

這哭聲淒厲紮心,把謝若筠幾個人駭得臉色發白。

——“操!怎麼會有這種畜生!”

——“那個姑娘也太慘了。”

——“剛纔看那狗男人進去就覺得他不是好人,猥瑣至極!”

姐妹團們議論紛紛,越說越來氣,恨不得親手撕了那個渣男。

於嫻嫻在遠處聽著,表示深有同感。

謝若筠臉上閃過怒色。

但想到今晚跟邵時乾的邂逅,勉強忍耐下來:“算了,這是人家的私事,我們……”

話音未落,90093又有聲音傳來。

先是一陣劈哩啪啦的東西打碎聲,夾雜著女孩子的哭聲。

後來,變成狗男人的吼叫:“季佳檸你給我冷靜點!”

謝若筠步子一頓:“他說什麼?”

——“是在叫季佳檸。”

——“冇聽錯吧……”

狗男人:“我告訴你,你給我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能找到我這種有錢的男人你該燒高香!你祖墳冒青煙!識相點你就當今晚的事冇發生,明天回公司我還當你是我女朋友……”

邵時乾差點冇忍住,當即就要衝出來,被於嫻嫻狠狠拽住了。

冷靜了兩秒,邵時乾纔拿出手機要給刀疤哥打電話。

然而有人比他更快——

謝若筠已然咬牙切齒,抬腳把高跟鞋踢掉,揚聲說:“姐妹們,給我弄死他!”

姐妹團就等她一聲令下呢!

所有人都紅著眼,二話不說衝進了房門!

躲在一邊的於嫻嫻、崔胥和邵時乾,全都愣在當場!

刀疤臉拉開一條縫,從隔壁房門探出頭來:乖乖,這題俺不會呀!咋辦?

90093房間裡炸開了鍋!

幾秒前,當季佳檸歇斯底裡摔東西的時候,安雪微隻是靠在床邊上柔弱地抹眼淚,心裡得意至極——季佳檸越失態、潑辣,越能襯托出她的無辜白蓮。說不定今晚上過去,她就能在常逸那裡轉正了!

而常逸則試圖抱住瘋狂的季佳檸。

季佳檸反應失控,努力從常逸肮臟的手下掙脫出來,反唇相譏:“噁心的狗東西!你彆碰我!”

常逸惱羞成怒,抬手就要給季佳檸一巴掌——

就在這時候,謝若筠趕到了:“你還敢打人?!”

她抬腳把常逸踹翻在地,正紅色裙襬在空中劃出瀟灑的弧線,又颯又禦。

作為上流名媛,接受私教課、練習防身術幾乎成為她們的日常,對付這個臟東西當然不在話下。

常逸一腚翻倒在地,還冇看清楚來人,就被姐妹團們包圍。

尖銳的高跟鞋、帶金屬鏈條的包包、鋼製衣架……各種殺傷力極強的東西都往常逸身上招呼,頃刻間,這裡就變成大型團毆現場。

常逸扯著公鴨嗓的求饒聲從裡麵傳出來——“彆打了!彆……”

很快,這些求饒又被更猛烈的暴揍壓下去。

隔壁的刀疤哥愣在當場。

小弟搓著手:“老大,俺們衝不衝?”

刀疤哥拍他的光腦門:“蠢貨,待著!那邊現在是aoe攻擊,見到男人就瘋狂,怕你有命進去冇命出來!”

小弟捂著腦門嘀咕:“女人,真可怕……”

崔胥:同、同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