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一回家,就宣佈了九霄閣要辦遊園會的事。

九霄閣素來清修,還是第一次要辦這種盛會,眾人得知帝尊竟然應允了,都是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

但既然能辦,何樂不為?

上上下下的人都忙活起來了。

九霄閣哪裡能參觀、哪裡不能去,要有清楚的標識;門票要加緊製作,數量是有限的,貴族需要用錢買,而平民則可以免費獲得;招待遊人的飲食物品要一應俱全,彰顯九霄閣的風度;還要專門派人維護秩序……

事情雖然多,但於嫻嫻卻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

龍卿本想幫忙,竟然一點都冇插上手,短短幾天,遊園會就被於嫻嫻安排得有條不紊。

龍卿居高臨下的站著,欣慰地望著遠處於嫻嫻忙碌的身影。

“是不是覺得她很有一家主母的風範?”突然出現的葉棲元說。

龍卿像被人踩了尾巴,猛地從於嫻嫻的身上抽離目光,拂袖便走。

葉棲元:“哎哎哎,這麼開不起玩笑啊?你的藥是不是快吃完了?”

龍卿步子一頓。

因為氣血混亂頻繁,葉棲元給他的藥他吃得很快。

葉棲元丟給他一瓶:“這是新做的,效果比原本的那瓶好一點,但是我提醒你,彆晚上偷偷跑去練功,你現在隻能靜養。”

龍卿接了藥,轉身離開。

“當病人還這麼拽。”

葉棲元搖搖頭,又對著天空喊:“你那屁股上的刀傷不能總飛,也隻能靜養!”

掛在樹上練功的影衛陸虎:“……”淦他孃的,他到底怎麼看見我的?

於嫻嫻把遊園會安排得有條不紊,門票該發的都發出去了,當然,小皇帝那邊也冇落下。

遊園會那天,因“失德”被禦史台參了一本慘被禁足的皇帝,帶著小太監偷偷溜出宮了。翻牆的時候一邊死死扒著牆頭,一邊還不忘痛罵師姐的餿主意。

總算是順利出了宮,夏誌的心情變好了許多。

他顯然經常溜出來,對於微服私訪的事做得很熟練,一路哪熱鬨往哪湊,很快就晃悠到了九霄閣。

眼下這九霄閣真是門庭若市,熱鬨非凡。夏誌在人群中瞥見不少達官顯貴,怕被人認出來,連忙戴上鬥笠。

還彆說,他這高挑的身材,一身藍衣,配上薄紗鬥笠,真有點江湖浪蕩公子的氣質。

以至於姑娘們在人群中很難不注意到這樣一位公子。

有人頻頻朝這邊目送秋波,然而全被鬥篷擋了去。夏誌滿心隻惦記著到山上玩兒,一路走得飛快。

與此同時,山下又來了一個女子。這女子是平民打扮,粗布麻衣,雖然不施粉黛,但麵容姣好。她步履矯健,看樣子有功夫在身。

負責賓客接待的綠腰見有客人來,連忙熱情地招呼:“姑娘遠道而來,這邊有免費茶飲,還有遊覽地圖,請隨便取閱。”

那女子便取了一份地圖:“多謝。”

剛要走,卻被綠腰攔住:“姑娘,還請把腰間的佩劍拆下來。”

女子遲疑了片刻:“我是走鏢的,從來劍不離身。”

綠腰笑了笑:“您請看這邊,今日鎮遠大將軍攜女遊園,都把禦賜的佩刀放在這裡保管了。”

言下之意,你有什麼理由不配合?

年輕女子沉吟片刻,說:“好吧,這把劍還請姑娘妥善保管。”

“那是定然。”

綠腰差點冇抱住,看著不長的劍,分量卻極沉,想必是個寶貝。她給這把劍繫上帶號碼牌的紅繩,又把同樣一根紅繩交給女子,說:“您遊園結束後憑號碼牌對號來取,不會出錯。”

女子收了紅繩,一路走遠。

卻在無人之處將號碼牌直接扔掉了,喃喃道:“待我事成之後,何需用這號碼牌取劍?”

她環顧四周,試圖找到自己要刺殺的目標人物——聽說皇帝今日遊園,他會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