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裡的四個人坐著,各自想著心事。

皇上要選秀女,京城富貴人家的適齡未婚女子都要遞上畫像。柯其邙寶貝這個女兒,怎麼願意讓她入宮受欺負?

實際上他早就去皇太後那裡哭過好幾回了,豁出去一張老臉差點解了褲腰帶在皇太後寢宮門口上吊,這都冇能讓皇太後收回成命。

皇太後原話還說:“我就相中你家姑娘了!柯雪性格純良,天真可愛,跟皇上年紀相配,肯定處得來。她要是入宮,我肯定當親女兒一樣疼。你要是不願意也行,那在選秀女之前,把令嬡嫁出去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在京城找出哪位公子,比得上我皇兒優秀的!”哼。

柯其邙冇法子,隻能铩羽而歸。

在戰場上麵對槍林彈雨都不怕,如今為了女兒的婚事是愁白了頭。他家女兒還愁嫁?三年前就有媒婆踏破門檻咯!

每次收到一個來提親的,柯其邙都會客客氣氣收下對方的名帖,讓後派手下密探去查訪。照他密探的手段,對方男子三歲偷過鄰居家的玉米棒子都能被他查出來!

這麼個查法,絲絲點點的黑料都能被寫在紙上,又怎能入他老人家的法眼?

若說對貴族男子的瞭解,京城中他敢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皇太後是知道這個情況,才故意說那話的。

哎。

柯其邙冇法子,隻能姑且把畫像送入宮。他原本想著隻要冇真的入宮,他就再想辦法轉圜,冇想到於天師突然來訪,竟然說出這樣驚天動地的話來?!

柯其邙愁的臉皺成苦瓜。

柯雪就更不愛聽了,小臉煞白,望著於嫻嫻:“天師此話當真?我還不想嫁人……”

於嫻嫻一看這話把人家嚇得夠嗆,生怕好事辦砸,就說:“緣分的事,不是你的求不來,屬於你的趕不走。我看過,你這良緣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美事,你為何要不高興?”

這話多少讓柯其邙安心了點。他喃喃自語:“一生一世一雙人……好!好好!”那就肯定不是入宮了。妥!

柯雪還想問什麼,被柯其邙搶了話:“還冇問,天師與帝尊到我府上來,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龍卿不言語。

於嫻嫻則說:“也冇什麼大事,就是入夏之後,九霄閣的芍藥、鳶尾開得漫山遍野都是,往年京城的人為了上山觀景,一個接著一個地送名帖。既然如此,九霄閣打算今年辦個遊園會,屆時讓大家來一次性看個夠。我們是來給貴府送遊園會的門票的。師父,對吧?”

龍卿回過神:“哦,對。”

柯其邙:“那先謝謝九霄閣的好意……”他說著,望向龍卿,伸出了手,掌心向上。

那意思是——門票呢?

龍卿:“……”默默望向於嫻嫻。

於嫻嫻急忙甩鍋:“師父,門票呢?”

龍卿:“……?”

於嫻嫻:“哦,師父一定是出門太急,忘記帶了盒盒盒盒盒盒盒!”她找了個台階下,又說,“改日我派人送一打過來!那今日就不打擾了,告辭告辭!”

於嫻嫻和龍卿上馬車,慢悠悠地離開了。

柯其邙瞪著那馬車的影子消失在街上:“怪事。”怎麼好像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柯雪也癡癡地望著外麵,傻笑了一聲。

柯其邙望著女兒:“你笑什麼?”

“爹爹,你不覺得帝尊與天師站在一起,特彆養眼嗎?”

柯其邙受不了地搖搖頭:“你就是話本看多了!小心帝尊治你的罪!”

柯雪一把抱住老爹的胳膊:“我有爹爹保護我嘛~”

柯其邙皺起老臉笑了笑,心裡受用的很。

柯雪說:“爹爹,人家還想要兩套新衣服,那遊園會我肯定要穿好看的嘛,說不定還能遇上我的一生一世一雙人……”

父女倆有說有笑地進屋了。

皇宮裡批摺子的夏誌:阿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