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虎壓下驚訝,把褲子繫好,也顧不得屁股上的疼了,穿上鞋子下床,隨於嫻嫻往外走。

找了個冇人的地方,於嫻嫻停下步子。

“剛纔是我失禮了,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說完,也不給陸虎反應的機會,直接原地跪下,啪啪啪磕了三個頭,算是下了血本。

陸虎懵逼中受了她三個大禮:“你、你你……”嘴笨,話到用時方恨少。

於嫻嫻咧嘴一笑,厚臉皮地倒貼對方:“整個九霄閣、不,整個天下,您的武功敢稱第二,冇人敢稱第一!拜師我就拜最厲害的,師父,我要跟您習武!”

陸虎:“……”

他算是見識了這位於天師的性子。

陸虎:“先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是怎麼認出我的?”

於嫻嫻:“你知道的,我會識人觀相。”找個理由搪塞了。

陸虎想了想:“那你又怎麼知道我會在醫館?”

於嫻嫻:“葉大夫告訴我的啊,他說剛纔給影衛治療了。”

陸虎:“?!”

陸虎:“葉大夫又怎麼知道我是影衛?我是以普通弟子的身份接受治療的。”

於嫻嫻擰眉:“那我真不知道,要不然你去問他?”

陸虎心中危機感極重,隱藏身份數十載,短短一天竟然被兩個人識破。不,也許葉大夫早就識破了他的身份,隻是冇說。

於嫻嫻:“二師父,頭我磕了,你若是不認賬,我就告訴我大師父去!”

陸虎當然知道她指的是誰:“我不敢與帝尊並列,數一數二也不行,這是大不敬。”

於嫻嫻:“反正你就是我的師父了,你要是不認,我就告到龍卿麵前,說你欺負我!哦對了,我還要把你的身份公之於眾,把你的畫像傳得滿大街都是,上麵寫上影衛首領四個大字……”

陸虎:“停!”

於嫻嫻果斷閉上嘴。她哪敢真這麼做啊,真泄露了影衛的身份,危險的是龍卿。

陸虎也不傻,冇受她那後半句的威脅,隻是聽到前半句,就開始犯愁了。

以龍卿對於嫻嫻的寵溺程度,陸虎還真是要受夾板氣。

想了想,也隻能認栽:“好吧,我可以教你習武,但是你不用稱我師父,叫我……兄長即可。”他想了個勉強合適的稱呼。

於嫻嫻咧嘴:“文縐縐的,我就叫你虎子哥吧!”

陸虎:“?!”連我在老家的本名都知道了?!

看於嫻嫻像看個怪物,那識人算命的本事真有這麼厲害?

於嫻嫻:“虎子哥,那麼我們從哪裡學起呢?”

陸虎定了定神,說:“習武是童子功,我打孃胎裡就開始練,你現在起步太晚。”

於嫻嫻:“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求像你一樣大殺四方,就是遇到危險的時候能保命。比如昨天那種情況,我對秦甄烽就毫無還手之力。”

陸虎想了想,說:“那便隻練一招,把這一招練會,可破百種危險。”

於嫻嫻大喜:“哪一招?”

陸虎:“逃跑。”

於嫻嫻:“……”我謝謝你。

陸虎:“就如閣主大人,雖然招數武功不厲害,但是腳下步法獨特,可以在危急時躲過追殺。”

於嫻嫻:“聽起來像淩波微步?”

陸虎:“什麼?”

於嫻嫻:“哦,冇什麼,你繼續說。”

陸虎:“此種步法說難也不難,要求練習之人極度專注,如入無我之境。當初閣主練習,僅用一天便領悟其中要領,此後隻要經常反覆,嫻熟即可。”

於嫻嫻:“竟能一天速成?快點教我!”

陸虎找回了主動權:“現在不行,我屁股疼。”

於嫻嫻:“……”

陸虎:“你要是著急學,可以直接去找閣主。”說完,一瘸一拐地捂著屁股走了。

於嫻嫻反應過來,指著他的背影罵:“好傢夥,你這是白受我三個響頭啊!”

有被氣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