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百層。

邵時乾冷靜下來,雙商已經全麵上線。

他把氧氣管拔了,整理好衣衫,筆直地站著,若是仔細觀察,會發現他手擺放的方法,和腳尖敞開的弧度,都在模仿剛纔的龍卿。

飯隨愛豆,屬實有毒。

於嫻嫻把手機收起來,跟在邵時乾的身後下電梯。

兩人剛踏上走廊,就見一個腳踩帆布鞋,身穿長裙的純情小姐姐站在90093的房門口。

一邊的崔胥正拚命朝於嫻嫻使眼色——於經理,人來了!

於嫻嫻一秒反應過來,拉住了邵時乾。

邵時乾也瞧見了季佳檸的身影,下意識便要躲起來。他不想讓季佳檸知道今晚的事與他有關。

兩人默契地同時貓著腰,躲到走廊拐角處。

季佳檸確認過房號,在門口站定。

冇人能想象她此時此刻的心情。

安雪微,是她認識了十年的閨蜜,雖然有很多缺點,但她從冇覺得她是個壞人;

常逸,是她付出真心的初戀,曾經覺得自己出身貧寒配不上這位公子哥,可常逸卻鼓勵她、支援她,讓她對他們的未來充滿信心。

在上個季度的業績評比中,季佳檸取得了優秀員工。

她很開心,因為常逸曾經承諾說,如果她能拿到優秀員工,等公司開慶功大會的時候,他就會當著父親的麵、當著全公司的麵,大聲說她是他的女朋友。他要讓她在大家的祝福中堂堂正正的和他交往。

常逸說為了那一刻的精彩反轉,他才一直冇有對外宣佈季佳檸的身份。季佳檸信了,就這麼傻乎乎地當了常逸大半年的地下女友,還拚命熬夜加班跑業績,真的爭取到了優秀員工的名額。

可那一天,常逸卻冇有表態要公開戀情的事。

季佳檸心裡不舒服,又覺得常逸出身好,跟她這個窮酸的姑娘交往一定扛著家裡的壓力,所以她試著去理解他,也不敢催促他。

她想自己要默默的等,等到自己更成功、更配得上常逸的那天。

冇想到,卻先等來了一張照片。

那是有人匿名發給她的。照片上,她的男朋友常逸抱著她最好的閨蜜安雪微,在酒吧的卡座上熱吻得難捨難分。

無論怎麼用光線昏暗、假拍錯位……去解釋,季佳檸都解釋不通。因為照片拍得太露骨、太清楚了!

甚至,常逸的幾個好哥們都在旁邊坐著起鬨。

全世界都知道他常逸劈腿,就她是個傻逼,被騙了那麼久!

季佳檸深呼幾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在來這裡之前,她已經冇日冇夜地哭了三天。她告訴自己,今晚一定要理智,隻要親眼確認一下事實,她不會聽任何人的解釋,也不會跟他們說任何一句話。

她要轉身就走,徹底離開這個城市,跟他們斷絕往來!

“呼——”季佳檸勉強鎮定下來,抬手按了門鈴。

隔著門,她聽見門鈴響過,但裡麵的人並冇有開門的意思。

季佳檸耐著性子持續按鈴,依舊無人應答。

她有些繃不住了,改為大力拍門——“砰!砰!砰!”巨大的砸門聲在整個樓層內迴盪。

要不是於嫻嫻提前吩咐過,這會兒崔胥已經要上前製止了。

住在斜對麵的謝若筠和其他幾個姐妹可冇有那麼好脾氣,被吵得煩躁。

謝若筠拉開房門,就見斜對麵站著一個女孩——這誰?乾嘛的?

她隻聽過季佳檸的名字,甚至連照片都冇確認過,因此認不出來。閨蜜團們相繼站在門口,抱臂望著那個瘋狂砸門的女人。

有人揚聲:“小姑娘,有門鈴不會按?大半夜擾民?氣勢洶洶,又不是來捉姦。”

季佳檸聲音冇什麼波瀾:“是的。”

“什麼?”

季佳檸:“是來捉姦。”她更大力地砸門,砸到掌心通紅。

謝若筠和幾個小姐妹互看幾眼,又同時朝對麵的女人投射同情光波。

此時,躲在角落裡的邵時乾卻暗自鬆了一口氣——看樣子,謝若筠並不認識季佳檸,那他就更不能出去了。

手機裡的電話嗡嗡震動,是刀疤哥打過來的。

邵時乾不方便出聲,反手掛掉,正要給對方回資訊,就聽——“哢噠”輕響。

90093房門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