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親眼見證邵時乾的腦迴路來了個九十度急轉彎,直奔龍卿而去。

轉念一想,謔,龍卿居然能讓霸總把女人都給忘了?

這要是龍卿在頂層當客服,還有哪個霸總會想著談戀愛滾床單,豈不是一勞永逸?!

於嫻嫻腦洞大開的時候,夏誌開口把邵時乾給拒了:“對不起,龍總不接受應酬。”

“是、是我唐突了。”邵時乾搓著手,又吸了兩口氧氣。

夏誌:“龍總的專用電梯壞了。”這句是對於嫻嫻解釋的。

電梯停在一千多層,夏誌引著龍卿從這裡下樓。

邵時乾脖子伸得老長:“慢走,龍總慢走!”他依依不捨地按著電梯開門鍵,生怕少看一秒偶像的背影。

龍卿忽然停下腳步,回頭望電梯裡看了看。

邵時乾一陣心悸,後背懟在電梯壁上單手捂著心口——臥槽!偶像看我了!偶像看我了!

龍卿:“你們要去哪?”

“嘶哈——嘶哈——”這是邵時乾努力吸氧的聲音。偶像跟我說話了嗚嗚嗚!偶像的聲音真好聽嗚嗚嗚!

於嫻嫻一看邵時乾那傻小子是無法回答了,便道:“去九百層,呃……看天梯。”

龍卿眼中閃過危光:“和一個男人?”

於嫻嫻糾正他:“和一個客人。”

她一邊說,一邊拿出手機指了指,示意有話手機上說。

龍卿似乎想到什麼:“注意安全。”

邵時乾大力地點頭:“嗯!嗯!”

龍卿轉身離開。

“叮咚——”電梯門重新關上。

邵時乾順著電梯壁就滑坐到了地上。

於嫻嫻以為他厥過去了,嚇得花容失色:“邵先生?邵先生!”

邵時乾緩緩睜開眼睛,癡迷地吸了兩口氧氣,兩眼布靈布靈泛著光:“唔,偶像讓我注意安全,值了,這輩子值了。”

於嫻嫻:“……”

戲過了。

龍卿有什麼好?脾氣臭,又摳門,還恐高,對下屬毫無共情能力……於嫻嫻細數龍卿的缺點,摸了摸兜裡的支票。

還是支票香!

於嫻嫻單手把邵時乾提溜起來:“邵先生,清醒點,彆忘了您此行的目的。”

邵時乾雙眼迷離:“啊?我什麼目的?”

於嫻嫻:“……”

於嫻嫻:“您好像是來找季佳檸的。”

邵時乾:“啊……季佳檸是誰?”

於嫻嫻:“……”她把目光落在電梯按鍵上,認真地思索了一下是否應該把電梯直降到兩百層,讓那裡的醫療隊給邵時乾檢查一下腦ct。

“哦,對,季佳檸是我女朋友!”

於嫻嫻:未來的。

邵時乾驟然清醒過來,瞬間滿血複活,從電梯裡站起來。

滿心隻有去保護季佳檸的念頭,壓根也冇在意於嫻嫻是怎麼知道他的出行目的這回事。

趁著這會兒功夫,於嫻嫻噠噠噠給龍卿發訊息:陪客人去九百樓捉姦。

龍卿確認過訊息,微微挑眉。

於嫻嫻藉口看天梯,是為了保護客人**,這點做的很好。

但,陪人捉姦這種事……

龍卿駐足,問夏誌:“捉姦,有意思嗎?”

一臉懵逼的夏誌:“啊?”

龍卿:“聽說挺有意思的。”

夏誌:“……”您聽誰說的?

龍卿:“我想去看看。”

夏誌:“啊這……”他迷惑地望著龍卿。

跟隨龍總多年,他知道龍卿是怎樣的人。極度自律,極度忙碌,從不會在無用的事情上浪費時間。

眼下他們要去見的是某小國的元首,龍卿打算去那裡開發新島嶼,這是集團年度合作的第一大項目。龍總居然會因為想去看人捉姦這麼無聊的事,把工作放下?

龍卿:“於嫻嫻說,就在九百樓。”

夏誌恍然大悟——啊,您是去看於經理的。

“好的,去九百樓。這邊的會麵我現在就幫您推遲。”

夏誌暗想:還得找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就說,龍總要去處理事關個人終生幸福的大事。

嗯,今天也是認真組cp的夏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