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心竹打發了丫鬟回家給父母報平安,毫無戒備心地跟著於嫻嫻走了。

入了九霄閣,處處都覺得新鮮,可愛的圓眼睛左右觀望。原著說她雖然有十六歲,但因為圓臉、個頭不高顯得很小,看起來才十四的樣子。

弟子們見師叔帶回來一個這麼小的粉嫩瓷娃娃,都好奇地打量。

顧心竹靦腆地朝大家笑笑,愈發不敢離開於嫻嫻了,兩隻手挽著於嫻嫻的胳膊。

於嫻嫻本來下山是想買東西,也冇想到自己能拐回來個孩子,揮揮手把大家趕走:“去去去,上你們的課去。”

待人都走了,顧心竹才鬆懈了一些,找話題問道:“姐姐你也喜歡做糕點?”

於嫻嫻:“算是吧,我想親手做一份糕點在立夏的時候送人。”

“是送給心上人?”

於嫻嫻側目:“呦,你這就調侃起我了?”

顧心竹靦腆地笑笑:“立夏時送糕點多是送給心上人的嘛。而且送給不同的人,選用的糕點自然不同,先問清楚纔好辦。”

於嫻嫻明知故問:“你對糕點很有研究?”

顧心竹:“我性子笨,琴棋書畫都學不好,唯獨廚藝尚可,糕點也勉強拿得出手。”

原著中可說了,顧心竹的做糕點的手藝超絕,不僅口味獨特,還能兼備神形,用麪粉糰子捏花的功夫一流。就是在立夏節時,顧心竹匠心獨具的糕點吸引了秦氏的注意,而秦氏正是本書瘋批男主秦甄烽的母親。

於嫻嫻知道這些,便能提前防備。

兩人說著話,便到了院門口。

“這就是我住的地方,綠腰,你去大廚房取寫材料過來,今天我要和心竹妹妹在這裡開小灶。”於嫻嫻囑咐道。

綠腰去了冇多久,便把做糕點的一應物品帶回來了。

於嫻嫻這個小廚房偶爾開火,所以裡麵的柴米齊全,為了方便跟顧心竹說話,於嫻嫻找了個由頭把綠腰差使走。

很快,小廚房就剩下兩個人。

她們洗淨了手,係起衣帶開始揉麪。顧心竹顯然駕輕就熟,麪糰子在她手中十分聽話,她一邊揉一邊問:“所以姐姐你要做糕點到底是送給誰的啊?”

龍卿站在院門口,剛到,便聽見了這句問話。

不知為什麼,他往門後站了站,收起了袖子裡的書,冇讓裡麵的人瞧見。

於嫻嫻的聲音飄出來:“心上人。”

三個字落在了龍卿的心尖,讓他眼皮跳了跳。

屋內的顧心竹笑起來,臉蛋紅紅的:“我就猜到了!既然是送給心上人,那我建議做糯團。這種糰子入口綿軟,味道甜,而且我們還可以在裡麵加上花瓣……”

於嫻嫻:“是用糯米粉嗎?那方便塑形嗎?我想揉成想要的形狀。”

“當然,糯米粉很黏,但是手指沾上水就好捏了……”

兩個人一人一句地說起來,完全沉浸在點心的製作中。

“師尊?”綠腰的聲音突然傳來。

屋內和屋外的人同時如夢初醒。

綠腰行了一禮:“師尊為何站在這裡不進去?您是來找師叔的嗎?”

於嫻嫻已經走出來了。

龍卿驟然瞧見她,抿了抿嘴:“哦,我冇什麼事,書給你。”

他放下手裡的書,轉身纔在彆人看不見的地方露出一絲笑意,又連忙斂住,邁出院門。

綠腰把書翻過來:“觀星策論第六冊?這不是……噗,師叔!你的臉上全是麪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於嫻嫻:“……”連忙拿袖子擦了擦,越擦越臟。

她就覺得剛纔龍卿的表情不對勁!果然是在笑自己!哼,還是這麼腹黑。

“不許笑了,”於嫻嫻瞪了綠腰一眼,“把書給江一舟送去吧,他正想看呢。”

“您之前不是說師尊不借的嗎?這怎麼又借了?”綠腰嘀咕著,抱著書找江一舟去了。

於嫻嫻重新走進廚房。

顧心竹眼睛亮晶晶地望著她:“姐姐,你那個心上人就是他吧?”

於嫻嫻:“……”

小丫頭年紀不大,眼睛挺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