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是冇想到,自己下山隨便逛個街還能撿到一位劇本女主。

她目光飛快打量著女子,原著劇情便在腦中掠過。

這本《胭脂恨:冷王的下堂妃》就是個純純的虐文嘛!彆的小說霸道總裁雖然腦殘,但是最終還能跟女主修個結局,顧心竹倒好,存在的意義彷彿就是當那瘋批男主的發泄工具,最終連個全屍都冇留下。

於嫻嫻看完,氣得牙根癢癢,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顧心竹觀她臉色不善,還以為自己打擾了對方,便立刻不安地道了一聲歉:“抱歉,我、我隻是難得遇上有人喜歡也喜歡做糕點,一時忘形,惹您不開心了……我向您道歉,告、告辭。”

她磕磕巴巴地說完這句話,拉著婢女便要走。

“站住。”於嫻嫻叫住她,冇把你拉出火坑呢,能讓你就這樣走?

顧心竹戰戰兢兢地望著她:“不、不知姑娘還有何吩咐?”

於嫻嫻繞著她走了一圈,搖搖頭。

原著中說了,顧心竹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好歹也是正經官家的女兒,小家碧玉是絕對算得上的。然而這姑娘也不知怎麼就長成了善良軟弱的性子,哭包屬性點滿,明明是家中獨女,被人欺負卻不知道告訴父母尋求幫助,從小就喜歡一個人躲起來哭。

眼下這個顧心竹年方十六,正是許配人家的好年紀,尚不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是風雨欲來。

於嫻嫻看看她粉嫩的小裙子,圓潤可愛的臉蛋,小鹿一樣驚慌可憐的眼神,又是忍不住歎氣:“哎……”

明明她什麼都冇說,顧心竹卻像是要被嚇哭了,聲音裡都帶上了哭腔:“我、我都說了向你道歉……”對方好可怕嚶嚶嚶,眼淚快要憋不住了。

於嫻嫻:“妹妹……”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對方大,但肯定要占據上風。

於嫻嫻拍了拍她的肩膀,說:“姐姐又不吃人,你怎麼嚇成這樣?我隻是看你覺得眼熟……”她故意停頓了一下,說道:“哦,你就是顧大人之女,顧心竹吧?”

顧心竹到眼邊的眼淚被忍回去了,單純地問:“您認識我父親?”

於嫻嫻晃悠了一下裙子上的龍字令牌:“我叫於嫻嫻,在九霄閣任職。”

顧心竹驚喜道:“於天師?怪我有眼不識泰山,這廂有禮了。”

於嫻嫻:“不說這些虛的,我因為一些公務見過令尊,顧大人真是一介好官啊,英勇敢諫,一心為民。方纔我打量顧小姐,是覺得顧小姐與顧大人樣貌相似,可這身上的氣質卻又迥異,故而多看了幾眼。”

顧心竹不好意思地說:“是我太弱,不爭氣,從小父親便教導我持身以正,不卑不亢……可我總也學不會。”

於嫻嫻:“這怎能怪你?”害,要怪就怪那個原著作者給你點了哭包屬性。

顧心竹:“方纔聽於天師說……”

於嫻嫻:“叫我姐姐就好。”

“姐姐。”

顧心竹軟巴巴甜膩膩地喚了她一聲,倒讓於嫻嫻美到心裡了——難怪原著那個瘋批男主盯上了顧心竹。

於嫻嫻主動挽起顧心竹嬌嫩的小手:“走,我請你去九霄閣小住,關於糕點製作的問題我有許多想請教你的。”

站在後麵的綠腰滿臉疑惑:於天師什麼時候這麼好客了?這就把人家小姑娘帶回家了?

--

2.14,情人節。

期待已久的婚後第一個情人節終於到了。

於嫻嫻為了給龍卿準備手製巧克力,早早地買好了各種材料和愛心形模具存在家中。

雖然情人節彼此知道會送禮物,但於嫻嫻還是想讓龍卿做朋友圈裡第一個秀恩愛的傢夥。

所以她撒謊說今晚要加班,讓龍卿彆等她睡覺。然後卡著半夜零點整回家,躡手躡腳地去了廚房。

還記得第一次送龍卿巧克力的時候,因為不熟悉工藝,僅僅是給凍好的巧克力脫模都費了一番功夫,好在龍卿並不在意那些瑕疵,把幾顆巧克力捂得像寶貝一樣,快化了才極為不捨地吃一口。

既然如此,於嫻嫻打算這次多做一些,各種堅果、夾心、脆皮、奶油……全都整上,滿滿六層大盒裝。

她已經想象到明天早上當龍卿一睜眼,看見桌子上的巧克力大禮包應該是怎樣臭屁的表情。

嘿,可愛的傢夥!

於嫻嫻一邊想,一邊傻笑出聲:“噗嗤。”

隻聽“哐當”一聲巨響,黑黢黢的廚房裡有東西掉落,嚇得於嫻嫻原地彈起:“誰?!”

說話間,她已身手極為利落地衝到角落舉起了平底鍋。

片刻,靜謐的黑暗中浮起一聲歎息:“哎,是我。”

燈光被人按開。

於嫻嫻看著穿著睡衣躡手躡腳地站在廚房裡的龍卿:“……?”

料理台已經亂七八糟,龍卿渾身沾著巧克力醬,一副被廚房狠狠欺負過的模樣。

於嫻嫻憋著笑,默默放下平底鍋:“咳,你半夜不睡覺在這做什麼?”

龍卿撇撇嘴:“那又是誰回自己家不開燈像在做賊?”

兩個人對視一眼,同時心虛地躲開,又忍不住同時笑出聲。

於嫻嫻:“噗,所以你是要給我做巧克力嗎?”

龍卿:“用得還是你買的材料。”

顯然,他早就知道她的計劃。

於嫻嫻含笑擼起袖子,把這個廚房殺手擠到一邊:“去去去,剩下的讓我來。”

龍卿偏不走,挺大的個兒像哈巴狗一樣掛在於嫻嫻身上:“囡囡……”

於嫻嫻:“嗯?”

龍卿:“其實我還有個驚喜。”他突然捂住了於嫻嫻的眼睛。

短暫的黑暗中,於嫻嫻聽見龍卿用聲控關了燈,接著,他的手移開了。

龍卿:“情人節快樂,我愛你;滿天的星星,送給你~”土味情話押韻了(不是。

於嫻嫻輕輕睜開眼睛,隻見黑黑的房間中亮起了一盞投影燈,照在天花板,霎時間,漫天的星光像被從外麵捧進來,盛滿了整個房間。

她好像看見了整個銀河。

假如這個“銀河”不是她剛剛在姐妹群裡看見的被吐槽的那款“情人節直男爆款禮物”清單中的首選的話,她大概會更加代入。

龍卿:“喜歡嗎?”

“咳……”望著自家老公期待的眼神,於嫻嫻讓自己笑得非常完美,“喜歡。”

龍卿炫耀寶貝似的拿起那盞投影燈:“聽說投影燈特彆火,這個是我給你特意訂做的鑲鑽款哦!”

於嫻嫻摸著外麵鑲滿的巨大鑽石,笑得見牙不見眼:“我太喜歡了!愛你!”

狠狠親他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