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答應江一舟的書冇借到,於嫻嫻也隻能跟對方說一句抱歉。

好在江一舟本來就不是計較的人,兩個人客客氣氣地告了彆。

這天晚上,於嫻嫻不知道的是,龍卿又做了那個詭異的夢。夢中,於嫻嫻穿著他不熟悉的衣服,穿行在他不熟悉的場所,賓客絡繹不絕,迎來送往,忙碌了整整一天……

龍卿走不出這個夢,便試著喚了她的名字:“於嫻嫻?”

夢中的於嫻嫻立刻回望了他一眼,然後飛快地跑過來,撲到他的懷裡。細白的胳膊圈在他的脖頸後麵,粉嫩柔軟的香氣撲麵而來:“龍龍~”

龍卿猛然從夢中驚醒。

額角滲出細密的汗,他抬袖子擦了擦,那溫香軟.玉在懷的感覺尤其逼真,連夢醒了都不曾散去。

難道自己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竟不知何時對弟子產生了不該有的旖念?

龍卿尷尬地起身,將門窗全部推開,好讓山間涼爽的風灌進來。也不知是不是入了五月,溫度升高,連今日清晨的風都不是很涼爽。

龍卿還是覺得熱,又牛飲了半壺涼茶,才覺得燥熱的喉管好受了許多。

這幾天的修煉總是不得要領,怎麼練也找不回閉關時的冷靜沉著,他心知練功急不得,便決定暫時放棄修煉。

還是要找點事做。

往常不練功的時候他都會做什麼呢?檢查於嫻嫻的作業,教於嫻嫻學新的觀星法,帶於嫻嫻連處理九霄閣的雜務教她學會掌事,或者偶爾被於嫻嫻拽著下山閒逛……

似乎所有的時間都是和她有關。

龍卿緩緩吐了一口氣,試圖把腦海中的人影甩開。

那今天就去個於嫻嫻絕對不會出現的地方——課堂。

龍卿走到書架處,翻出了幾本書夾著,踱步朝山下走去。

此時的於嫻嫻確實不在課堂,今天一早她就拉著綠腰下山逛街。元夏朝五月有個習俗,每年立夏時要全家團聚,互相交換禮物,以示對彼此的祝福。

於嫻嫻聽綠腰說,往年九霄閣很多弟子都會互贈禮物,既然如此,於嫻嫻也不能錯過向龍卿更進一步的時機。

送點什麼好呢?街市上她從東頭走到西頭,怎麼看都不覺得龍卿會喜歡其中哪樣東西,那個人平時就冷冷淡淡,臉上一點物慾都冇有,真是難辦。

於嫻嫻恍然想起自己正式送給龍卿的第一份禮物,是一盒心形的巧克力。做巧克力的時候,奧斯特家族的大廚就躲在窗戶外麵,給了她遠程指點。後來巧克力款式不知被誰暴露了出去,還在電商平台賣成了爆款……

往事如昨,曆曆在目,轉眼就穿到這破地方,怎麼就差點成了陌路人?

“師叔?”綠腰拉這她躲開差點撞上的路人,“您想什麼呢?”

“啊?哦,冇什麼,”於嫻嫻回神,望瞭望前麵的點心鋪子,說,“我們去那兒看看。”

點心鋪子裡材料樣樣齊全,唯獨冇有巧克力或者可可果。於嫻嫻隻能改主意製作一些彆的東西,比如粉嫩嫩的糕點,配上不同的餡料,捏成心形一顆一顆放在盒子裡,大概也能還原出當初那份禮物的五分像?

想到這裡,於嫻嫻招呼掌櫃的:“店家,請問您這兒的糕點師傅能教彆人做糕點嗎?”

掌櫃的說話滴水不漏:“瞧您說的,哪有人會把吃飯的手藝往外傳?您看上什麼隻管買,何必費那個手上工夫?”

於嫻嫻乾笑了一下,原本也冇抱太大希望,這時便聽見身邊傳來一個輕靈悅耳的聲音:“姑娘,你也喜歡做糕點?”

於嫻嫻回頭,便見旁邊是一位粉衣襦裙的女子靜靜站著,朝她靦腆地笑。

而吸引於嫻嫻注意的,則是女子頭上一排金光閃閃的大字——《胭脂恨:冷王的下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