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父!”於嫻嫻興奮地指著地上的結果問個不停:“這是大吉嗎?不會是我看錯了吧?怎麼一拋就扔出了大吉呢?!”

她回頭,興奮地望著龍卿。

龍卿滿臉複雜,上前將地上的甲片收起來:“你看錯了。”

於嫻嫻:“?”

龍卿已經飛快將甲片收攏到匣子內:“更深露重,小心著涼,快回去休息吧。”說完,不等於嫻嫻回答,疾步走到房間內。

於嫻嫻還要說什麼,回答她的隻有大門緊閉的聲音。

哈。

越是如此,越是心虛。

明明就是大吉。

於嫻嫻提著裙子,飛快跑下山,山間的風帶著涼意,卻吹不散她心頭的暖。跑回來的時候,綠腰正在門口等她:“師叔,您再不回來我就要上山捉人了!”

於嫻嫻:“綠腰,我今晚摸到龜籌了!”

綠腰聞言,眼冒金光:“真的?!那可是九霄閣的鎮閣之寶!”

於嫻嫻:“你說龜籌真的那麼靈嗎?”

綠腰:“當然!”

於嫻嫻:“有多靈?”

綠腰:“我隻知道,有冊記載以來,龜籌的結果從未出現過偏差,可謂天降神蹟,算無遺漏!”

“那我就放心了……”於嫻嫻大字型攤在竹榻上,看來她還不算慘,至少這輩子老天還在幫她的忙。

綠腰:“所以師叔您今晚是用龜籌算出了什麼好事嗎?”

於嫻嫻揮揮手:“去去去,天機不可泄露。”把綠腰趕走,翻身拿出那本都快捲了邊的追夫手冊,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

相比於她的一夜好夢,山頂那位可就長夜難眠了。

龜籌算姻緣出現大吉的事,給他的衝擊可謂恐怖。龍卿想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與徒兒出現了九生九世不滅之緣,他待她從來都是當親人、當徒兒,怎麼會如此?

也許是龜籌算錯了。

作為九霄閣閣主,龍卿抱著九霄閣鎮閣之寶可能會算錯的大逆不道的想法試圖安慰自己……最終失敗。

他從床上起床,慎之又慎地將龜籌從匣子裡請了出來。心中默唸自己與於嫻嫻的名字,接著向天而拋——

大吉!

又是大吉?!

龍卿驚駭地站著,望向窗外皎潔的月色。

他修無情道,閉關三年,自詡已隱約窺見天機,誰知徒兒一句告白便輕飄飄破了他三年的修為。而今,這龜籌又……定是哪裡有了誤會。

龍卿覺得頭重腳輕,昏昏沉沉地躺在榻上。

雙目一閉,便是於嫻嫻的笑顏在腦中浮現——不,她似乎與平日見到的不太一樣。此時的她穿的不是廣袖長袍,而是貼身齊肩的奇怪衣物,下半身竟然穿了一件很短的裙子?總之露出了小腿。

腳下的鞋子也很奇怪,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竟然露著整個腳背。

她所在的地方也不再是九霄閣,而是一個裝飾詭異,從未見過的地方。龍卿清楚地看見她在笑,用親切熱情的口吻說著一句話——歡迎光臨珠朗酒店……

“師父?師父?”

急促的敲門聲把他吵醒。

龍卿驟然睜眼,才發現天光已大白,竟是到了早晨。

他斂起倉皇的麵容,合衣起身:“何事?”

於嫻嫻“支呀”推開木門,從門後探出頭,笑得露出八顆牙。

一瞬間,她這幅笑容與是龍卿腦海裡的女人合二為一。

於嫻嫻:“師父,早上好啊,徒兒來與您分享今日大廚房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