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站在院中。

龍卿的宅子本就建在九霄之巔,院子裡隨便一處觀星的視野都是極好的。兩個人並肩而立,頭頂便是浩瀚無垠的星空。

院中常年放著一個司南,龍卿看準了方位,指著天空的一處說:“今日運氣好,鹿角星看得很清楚。”

於嫻嫻沿著他指過去的方向望過去,確實冇看見什麼鹿角的形狀,便靠近了些:“哪裡?”

龍卿往後略退了半步:“看不見便罷了。”

於嫻嫻:“?您治學這麼不嚴謹的嗎?”

龍卿:“……”活著活著還有被徒弟教育的時候。

於嫻嫻:“算了,不看就不看。”

她本來也不是來學習的,就是想找藉口跟龍卿在一起多待一會兒。

“師父,那龜籌很靈嗎?能不能請出來讓我看看?”

龍卿:“你也敢對它動歪腦筋?”

“不是,”於嫻嫻認真地答,“我就是想見識見識,內門弟子連這個福利都冇有?”

龍卿默默無言,半晌,說:“你在此稍等。”

他去取了個匣子過來。

哪怕是在夜色之下,那匣子的漆麵都泛著好看的光,其上雕刻了一些於嫻嫻看不懂的圖案,神詭之氣撲麵而來。

於嫻嫻本來不信什麼算命,頭一回感覺這世上真有靈氣之物的存在,比如這匣子,單是多看幾眼,就會覺得目眩神迷。

龍卿用手擋住了匣頂:“莫要久視。”

於嫻嫻隨即收回目光,長出一口氣:“這東西的力量真古怪。”

龍卿:“內門弟子年方十六,便應當學著操控龜籌,可你連根基都冇打好,我本想晚一點再帶你操縱這龜籌。”

話雖如此,他還是將匣子打開了。

裡麵靜靜躺著幾塊甲片,形狀各異,拚在一起似乎成了一個完成的龜形。

隻見龍卿將龜籌取了出來,依次羅列在石案之上,指著上麵的形狀告訴於嫻嫻:“四甲朝天,中交彙於正南,便是大吉;反正則為大凶……”

他又換了一些擺法,依次把內容告訴了於嫻嫻,又說:“求龜籌者心越虔,得到的結果便越真,越能窺探天機。”

“似乎很簡單?”於嫻嫻說,“隻要我心裡想一件事,再拋動龜籌,便能得到結果?”

她說著,似乎要試試。

龍卿卻忽然按住她的胳膊:“勿動,龜籌有靈,每次啟動都會耗費人的心神,輕易不可求之。”

於嫻嫻:“我現在要求的,不是‘輕易’,而是‘深思熟慮’。師父,你的生辰八字是什麼?”

說完,她從地上撿起了一根樹枝,似乎要寫。

龍卿:“胡鬨。”

於嫻嫻:“那好,我不算八字了,直接求!”

說完搶了龍卿手裡的龜籌,大喊著:“我於嫻嫻此心可鑒,求測姻緣!我與龍卿此生是否有緣?”

龜籌被她高高地拋向天空,升起時甲麵翻覆,折射出耀眼的月光——倏然落地!

龍卿本該阻止,卻不知為何腳步冇動,眼睛卻落在了龜籌之上。

幾片龜甲在地上微微顫動,竟然全是四甲朝天?最後一片龜甲撞到了桌角,正在快速旋轉,噠噠噠發出清脆的聲音——片刻之後,轉向終於停止。

四甲朝天,中交彙於正南。

大吉!

龍卿驚愕地望著這個結果,心中閃過無數畫麵——龜籌有記載以來,求姻緣者從未出現過大吉之相!

他們這是……九生九世不滅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