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正在乾興殿等著他們,見於嫻嫻也來了,匆匆打了個招呼:“師姐來的正好,快來救救我。”

他私下裡與於嫻嫻極親,連“朕”都不自稱了。

於嫻嫻瞅見夏誌苦著一張臉:“有什麼事能把你這位天之驕子給難住?”

夏誌長長歎了一口氣:“哎——還能是什麼事?選妃唄!自打百花宴之後,母上大人就催得急……”

於嫻嫻調侃他:“你也該娶妻了,選妃又怎麼了?”

夏誌擺擺手:“孔聖人說了,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我這要選的還不是一兩個女子!自古後宮佳麗三千惹出多少亂子來,我可不想後院失火!”

龍卿:“這是國之禮法,免不了。”

夏誌振振有詞:“自古帝王娶親,其中摻雜了多少利益交換之事,我自然明白。但元夏國如今國泰民安,朝堂清朗,冇必要讓我結什麼利益之親,既然如此,何不讓我遇到喜歡的人之後再定親事呢?”

於嫻嫻:“你這話我愛聽,活得通透!說吧,想讓我們怎麼幫你?”

夏誌清了清嗓子:“咳,這師姐還用問?入宮的妃子不都要送到九霄閣與我合八字嗎?到時候隻需師父和師姐一口咬定,說選中的那些女子都八字與帝王不合,讓她們隻能遣散出宮即可。”

於嫻嫻:“這有何難?”

龍卿卻緩緩吐出兩個字:“胡鬨。一張嘴能胡說,可九霄閣的龜籌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顯出來的結果,騙不了人。”

於嫻嫻早就在綠腰那裡知道,龍卿所說的“龜籌”是一副用萬年龜甲打造的算命工具,每遇大事,九霄閣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行祭禮,拋出龜籌。

龜籌的結果很簡單,隻有大凶、凶、吉、大吉四種,其中大凶與大吉都是百年難遇一次的結果。有據可查的上一次“大凶”發生在百年前,元夏國遭遇了一次罕見的地震,傷亡慘烈。除此之外,連先帝駕崩、新帝登基這種事,都不會在龜籌上顯示大凶或大吉的屬性。

新帝登基後的第一次選妃,必然隆重異常,免不得要把龜籌請出場,到時候萬人矚目,結果自然騙不了人。

夏誌說:“這事我早就想好了,隻需要重新做一副假的龜籌……”

話冇說完,龍卿已經拂袖而起:“我隻當這話你今日冇說過。”說完,邁步離去。

小皇帝急的在後麵跺腳。

於嫻嫻瞪他一眼,示意他謹言慎行,不要說這種胡話惹師父生氣。

夏誌一把拽住她:“師姐你的名字就在候選名單上,幫我就是幫你自己啊!”

於嫻嫻的危機感頓時就上來了:“你不早說!好吧,這事包在我身上!”

她追著龍卿回了九霄閣。

一路上龍卿的臉色都不好看。龜籌乃是九霄閣傳世之物,夏誌隨隨便便說要造個假的,還是當著現任閣主的麵,屬實有點毛病。

於嫻嫻陪龍卿回到山頂,把話題岔開:“師父,天黑了,星空晴朗,你答應我帶我看鹿角星,還算數嗎?”

龍卿歎了一口氣:“隨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