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站在院門外。

龍卿的院子永遠都是這樣安靜,房間的門緊閉著,表達主人謝客的決心。

於嫻嫻厚著臉皮去敲門:“師父——師父?”

自然是冇人迴應的,於嫻嫻猶豫著要不要走,忽然聽見門內有一陣東西摔倒的聲音。

她嚇一跳,連忙推門進去:“師父,你冇事吧……?”

入眼即看見龍卿跛腳站著,滿臉尷尬,腳下則是一個剛剛落地的茶壺,蓋子還保持著在地麵旋轉的姿勢,旋轉了三圈才終於停止。

於嫻嫻:“……”

龍卿輕咳了一聲:“哦,我正要入宮,有事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不等於嫻嫻反應,踏過地上的茶盞疾步匆匆往外走。

於嫻嫻本來看他麵容清減了些還有點心疼,見他這樣躲著自己,就來了脾氣:“你站住!”

哪有弟子這樣嗬斥師父的?然而龍卿心虛,聞言下意識就停住了步子。

於嫻嫻三步並作兩步追上去:“師父是還在介意那日我告白的事?”

龍卿轉過身:“冇有的事,你尚年幼,童言無忌,我不會放在心裡。”

於嫻嫻:“既然不會放在心裡,又何必躲著我?”

龍卿:“冇有躲。”目光卻不敢正視對方。

於嫻嫻把食盒放下:“那我跟你一起入宮。”

龍卿:“……”回頭要拒絕,卻不妨徒兒已經靠得如此之近,連忙嚇退了幾步,匆匆逃竄出門。

於嫻嫻微微眯起眼睛:“說什麼不在意,明明就是此地無銀。”

她一路追著龍卿下了山。

宮裡的轎子正在等他,於嫻嫻還以為他說入宮隻是搪塞自己的話,冇想到真有其事。

按照從前,龍卿都會在上轎子之後,轉身朝於嫻嫻伸出手拉她,然而這回,當龍卿下意識地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怪自己太把她當個孩子,十六歲的姑娘早該懂得男女大防……

這樣想著,他匆忙把手抽了回來。

然而於嫻嫻已經準備好去牽他的手,被他這麼一晃,整個人冇有站穩,驚險地往後仰了下去。

龍卿反應極快,躬身攬住了她的腰,把人抱上了馬車。

大太監連忙圍過來一陣道歉,又責備轎伕不懂事,然而於嫻嫻和龍卿誰也冇聽到周圍的嘈雜。

龍卿燙手一般鬆開了胳膊,讓於嫻嫻在馬車上站好,自己飛快鑽入了轎內。於嫻嫻輕輕勾起嘴角,什麼也冇說,默默跟了進去。

兩個人在轎子裡相對而坐,龍卿望著外麵,於嫻嫻望著龍卿。轎子搖搖晃晃上了路。

龍卿隻感覺自己被人盯得燙出了個窟窿,隻得出聲道:“觀星策論學得如何?”

真·話題終結者。

於嫻嫻心想那艱澀的玩意誰要學,然而突然想到追夫手冊上說的——要努力找共同話題,適時透露出需要對方的幫助——立刻改了口,說:“哦,太難了……師父,我有不懂的能問你嗎?”

龍卿正襟危坐,拿出了傳道受業解惑的架勢:“你問。”

於嫻嫻咧嘴一笑:“九星在南,聚之成角,名曰鹿角。這星星我怎麼冇見過?”

龍卿:“觀測此星需要運氣,天氣極好時纔有幸能見到。”

“哦,”於嫻嫻作勢點點頭,“今天天氣就不錯啊,晚上您夜觀天象的時候帶上我!”

龍卿:“……”總感覺被套路了。

想拒絕又找不到藉口。

轎子不知何時停下,大太監尖利的聲音傳來:“帝尊,乾興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