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殿外恢複了往日的平靜,隻有幾個弟子端盆掃灑,步履匆匆。

龍卿帶她從側門出了大殿,繞著小路往前走。

於嫻嫻:“師父,我還想去那邊看看洛王爺和柳小姐呢,怎麼走這條路?”

“他們無礙,”龍卿輕飄飄地說,“那裡有血,你見了會怕。”

於嫻嫻一愣。

望著龍卿的背影,白衣長袍,翩翩公子。

於嫻嫻試探著問:“師父,今日求親一事……”

龍卿聞言,駐足。

於嫻嫻為了跟他平視,提裙子往上跑了幾個台階,站在龍卿前麵:“我是想說,那個楚南執來提親,就是為了調虎離山,迷惑九霄閣的守備,讓刺客趁虛而入,不是真的要娶我。”

龍卿:“是的,我已知道。”

他繼續往前走,越過了於嫻嫻,在她看不見的地方浮起淡淡的笑意。

於嫻嫻在後麵爬樓梯追他:“師父,那如果萬一……以後還有彆人來提親,你怎麼辦?”

龍卿突然停步:“……若是你喜歡的,自然便許你嫁人。”

於嫻嫻:“就這樣簡單?你就冇什麼彆的要說的?看著我被彆人提親,你就冇有很難過、很捨不得?”

龍卿完美地隱藏下心中彆扭的感受,繼續埋頭往前走:“就這樣簡單,你長大了,要嫁人,這是常理。”

於嫻嫻:“我要嫁給彆人了,以後會當彆人的妻子,還給彆人生小孩兒,你不難受?這你能忍?”

龍卿狠狠咬了一下牙:“你幸福便好。”

於嫻嫻:“楚南執說什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難道你對我的感情就是為師為父?”

“隻要你在我身邊,我自會護你周全,但你已經長大了……”龍卿無聲地歎了一句,“你不修無情道,便遲早要嫁人的。”

於嫻嫻:“師父修了無情道,就是要孤獨終老?”

龍卿:“我與大道同在,何談孤獨?”他語意瀟灑,白色的背影翩翩,融入綠林之中,恍如天人。

於嫻嫻又氣又委屈,不想再追他了。

可心裡堵得難受,逼得她隻好撿起地上的小石頭,狠狠往龍卿的方向丟過去——“啪嗒!”

石子落在龍卿腳邊。

他恍然想起從前,弟子的脾氣總是這樣倔,若是誰惹她不高興了,便用小手撿石頭砸人,但是從來砸不準,就像現在這樣。

龍卿歎了一口氣:“你……”

回頭卻隻看見於嫻嫻眼眶潮紅,似是要落淚。

龍卿怔然地立在原地。

於嫻嫻鼓著嘴:“修什麼無情道,我不遠萬裡到你身邊,可不是為了看你修這個無情道!師父,不對,龍卿!”

她直呼其名,狠狠地盯著對方的眼睛:“我纔不要你為師為父,我喜歡你,想嫁給你,以後讓你當我丈夫!”

告白來得非常突然,於嫻嫻曾經幻想過很多浪漫的挑明心跡的場景,冇想到話到嘴邊這樣容易就說出來了。

說出來,心裡倒是輕鬆很多,一副無所畏懼的厚臉皮模樣:“你能娶我嗎?”

龍卿眼神複雜,帶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山間有風,悉悉索索掠過兩人,裹挾著早春的涼意。

“不能。”他丟下這兩個字,匆匆離開。

草!

於嫻嫻在心裡罵了臟話,氣得衝那個負心漢的背影大喊:“好,那你等著看我給彆人生孩子吧!”

臭男人!

陸·影子護衛·悄無聲息跟上·一線吃瓜·虎:好傢夥!我直呼好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