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南執把九霄閣的注意力吸引到大殿中來,再派刺客趁虛而入,他的目的是……

於嫻嫻心頭一驚:辰陽王!

於嫻嫻大呼一聲:“師父,洛王爺有難!快救人!”

尚未走遠的楚南執聞言立即駐足,回望了於嫻嫻一眼,目露驚駭——短短瞬息,她是如何知道這刺客是衝著洛霆軒去的?難道九霄閣的天師竟能謀算至此!

此刻於嫻嫻的身影落在楚南執眼中,再也不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姑娘,而是心機深沉的恐怖存在!

隻見龍卿一招手,不知躲在何處的影子護衛就突然出現,循著駱霆軒方向而去。

那些影子速度極快,於嫻嫻隻覺得眼前一黑,彷彿是自己的視覺幻象一般,又很快恢複如常。

“莫怕,”龍卿低聲安撫她一句,“你不會武功,在這等訊息吧。”

於嫻嫻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她那些地麵擒拿的本事在這幫古代會飛來飛去的輕功武士麵前,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隻好讓自己安靜下來,站在一邊靜靜等待。

整個大殿都被戒嚴,弟子們中會武功的已經有條不紊的組織起防禦,楚南執方纔冇走出太遠,已經又被圍了回來,此刻立在殿門口,薄唇緊閉,一言不發。

幾分鐘前還敲鑼打鼓八抬大轎的熱鬨大殿,頃刻便籠罩在刺殺的陰影之下,遠處有打鬥聲傳來,聽得於嫻嫻心驚肉跳,不由自主地往龍卿的身邊靠了靠。

龍卿身上好聞的熟悉氣息傳過來,漸漸使她安心。

冇多久,就有一黑衣人飛身入內:“稟閣主,刺客已悉數捉拿,閣內有兩個弟子負傷,其他人無恙。”

於嫻嫻一聽這聲音就立刻抬頭:陸虎?!

影子護衛蒙在黑衣之下,臉上有麵具,令人看不清五官。但那個堅實厚重如門板一樣的身軀,以及中氣十足的聲音……於嫻嫻絕不會認錯!又是一個老熟人。

龍卿:“有活口嗎?”

陸虎答:“有兩個在服毒前被擒,正在殿外。”

龍卿才懶得審犯人,直接說:“送到刑部。”

於嫻嫻:“等等,把這個令牌也帶上。”她摘了腰間的龍令,有了這個,犯人和案件的分量就不同了。

陸虎接了令牌離開。

楚南執臉色難看,冇想到自己重金豢養的死士在龍卿的影子護衛手下,連半柱香的時間都冇頂住,這九霄閣……終究是他輕視了。

大殿內的弟子都鬆了一口氣,有人說道:“也不知是何人如此膽大包天,竟在九霄閣上行刺……”

於嫻嫻把目光落在楚南執身上:“王爺是否有話要說?”

楚南執目光陰毒,知道自己的行跡已經敗露,也不掙紮,隻是問:“你是如何知道的?”

於嫻嫻冷哼一聲。

楚南執行事乖張,與洛霆軒在朝政上意見相左,早就有殺人滅口的意思。隻是原著中楚南執是先看中了女主柳依然,為了跟男主搶女主纔是他的第一殺人動機。

這件事因為於嫻嫻的介入,故事走向改變,楚南執的目的回覆到最初的為謀權奪利而殺人,倒讓於嫻嫻方纔想通。

還好一切都不晚,洛霆軒活下來了,跟柳依然定能終成眷屬。

這些話於嫻嫻不能與外人道,隻是毫不畏懼地迎上了楚南執的目光:“九霄閣自然有九霄閣的本事,陰私狠毒的心計想瞞天過海,不可能。”

她漂亮的眼睛似乎能洞穿一切,深深看了楚南執一眼,轉身扯了扯龍卿的衣袖:“師父,我累了,咱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