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府的下人們立刻圍著於嫻嫻,又是一陣千恩萬謝。

於嫻嫻聽他們嘀嘀咕咕議論起來:

——“這位葉先生醫術了得,難道是神醫穀的傳人?”

於嫻嫻連忙壓下討論,說:“葉先生脾氣古怪,不喜歡彆人討論他,你們可千萬管住嘴,否則惹他不高興,不給你們家王爺治療了。”難怪葉棲元臨走之前要瞪她,這幫人也太能猜了。

葉棲元不想暴露身份,她就得幫忙兜著。

下屬們連忙噤聲,表示願意出更重的禮對葉先生表示答謝。

綠腰是這時候來的,說是山下來了侯府的轎子,點明來拜見於天師。

於嫻嫻窺了洛霆軒一眼,見他表情立刻緊張起來。

她暗笑一聲,說:“請侯府的客人到客房歇腳吧,就住隔壁那間。”

侯府夫人以上九霄閣求簽為由,帶著兩位小姐上了山。

此刻三個女人就被安置在洛霆軒養傷的隔壁房間。古代的木屋紙窗隔音差,這邊說的話那邊都能聽得見。

侯夫人把於天師一陣感謝,也備上了厚禮。於嫻嫻拉著柳依然和柳月明說了一會兒話,這姐妹兩年齡、外貌都相仿,實際上接觸起來能明顯感覺到性格的差異。

這一點想必隔壁的洛霆軒也能聽得分明。

暗暗確認了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大小姐柳依然,洛霆軒也就徹底放下了心,打算等眼疾治好了,便正式上侯府提親,給柳依然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

而且他聽隔壁閒談說,柳依然尚未定親,年與他真是天作之合。想必柳依然也是有此意,纔會順從這個安排。

洛霆軒想起重傷時得柳依然的照顧,心中湧起絲絲甜意,柳依然安慰他的聲音猶在耳畔,在他瀕死的時候給了他神奇的力量……

“師叔——師叔——”

綠腰的聲音又在門外響起來,把眾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於嫻嫻停下與柳依然的閒談,說:“慌什麼?又出什麼大事兒了?”

綠腰上氣不接下氣:“宮、宮裡來人了……”

於嫻嫻瞬間想到的就是皇太後的賜婚旨意,難道來得這麼快?

她飛快與柳依然交換了個目光,眼中湧起喜色,問綠腰:“來人宣旨的?”

綠腰擺擺手:“不、不是,說是南陽王府請了宮裡的女官做見證,來給您下聘提親了!”

於嫻嫻:“?????”

於嫻嫻:“啥?給誰提親?你再說一遍?”

綠腰一跺腳,拉著她:“哎呦,您自己出去看看吧,聘禮都堆成山了!”

於嫻嫻一臉懵逼,被綠腰拽著跑到主廳,比她先到的有各位吃瓜弟子、掌事,以及……正中央臉色難看的龍卿。

楚南執立在當中,後方是極為誇張的八抬大轎,以及一眼看不到頭的蓋著紅布的聘禮……用“堆成山”來形容,毫不誇張。

九霄閣講究清修,弟子們哪見過這種派頭?再說還是求娶於師叔!!太刺激了!要不是有師尊在中央端坐,氣氛早就炸開了。

於嫻嫻揉著發暈的腦袋,罵罵咧咧地走出來:“楚南執!你發什麼瘋?!”

楚南執一見於嫻嫻到了,立刻笑得滿麵春風:“於天師,又見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