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這一天操勞壞了,讓綠腰給她上過藥,一覺睡到大天亮,連晨課的鐘聲都冇把她吵醒。

不知何時,綠腰便匆匆忙忙進門喚她:“師叔,那受傷的人——哦,我是說辰陽王,他醒了!”

於嫻嫻睡眼惺忪:“你知道他的身份了?是辰陽王府已經派人來接了?”

綠腰:“是的,今日一早上的山,現在都守在王爺身邊。王府的人還抬了兩箱金子,

說要感謝師尊,被師尊拒收了。”

於嫻嫻剛亮起來的眼睛瞬間暗下來:“什麼?!拒收?!”那可是兩大箱金子啊啊啊!!!

綠腰笑盈盈的:“師尊說他修無情道,早已看淡這些身外之物,不過他知道師叔您喜歡,便讓人抬去了您的庫房。”

於嫻嫻大喜:“你早說啊!我去看看!”她立刻從床上彈起來,然後才發現昨日扭傷的腰居然一點都不疼了?

那藥可真神。

綠腰帶她去了庫房,於嫻嫻嚥著口水把兩箱金子親眼看過,才說:“走,人家給了這麼厚的禮,我也要去意思意思。”

原著中說,辰陽王的眼盲是傷疾交加導致的,後期遇上了神醫,加上女主捨命取藥,才得以複明。既然遇到於嫻嫻,冇必要讓複明的章節拖那麼久,早點恢複視力跟柳依然成婚便是。

於嫻嫻步履輕快地來到客房,王府上各位朝她行禮,滿嘴都是感謝的話,略下不提。

洛霆軒綁著繃帶斜靠在床上,麵色雖然蒼白,但言語之間的氣度不失:“是於天師來了?”

於嫻嫻:“王爺有傷在身,我們就不多禮了。”

洛霆軒點點頭:“多謝相救。”

於嫻嫻:“我隻是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還是侯府的柳依然小姐。”她特意點了人家的大名,確保對方絕對不會記錯恩人。

洛霆軒:“我已知道她的身份,自會對她負責。”

孤男寡女共處幾日幾夜,對女子的名節有損。何況兩個人早就在危難中產生感情,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要是有幸再加上皇太後的旨意,於嫻嫻就冇啥可求的了。

於嫻嫻把目光落在旁邊站著的葉棲元身上,笑出了幾分狗腿:“葉先生……”

葉棲元有種被賊惦記的感覺:“有話直說。”

於嫻嫻咧嘴:“葉先生醫術了得,不知道王爺傷情如何?”

葉棲元:“我說過,死不了。”

於嫻嫻:“我問的是王爺的眼睛。”

屋裡沉靜片刻。

王府的下屬有些激動:“於天師,我家王爺的眼睛有救嗎?!”

於嫻嫻示意他們安靜,說:“我給你家王爺算過命,他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原著中記載了洛霆軒的眼睛由神醫施針,於嫻嫻可不會施針的方法,隻能問葉棲元。葉醫生不想暴露自己神醫穀的身份,她就什麼都冇細說,隻是等著對方的回答。

片刻後,葉棲元無奈道:“命數一事,果然瞞不過於天師……”

眾人立刻激動起來,連一向情緒不外露的洛霆軒都有些難以抑製的激動。

葉棲元:“我可以治療他的眼睛,但不是現在。他受重傷,命都去了半條,還是先養好了再議。”

說完,瞪了於嫻嫻一眼,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