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立刻往後退了幾步,滿臉戒備。

根據原著記載,楚南執表麵和善,實際上性格偏執,對於看中的“獵物”有必得之心。此人陰私狠毒,處罰府裡的下人常常動酷刑,憑藉一己之力在原著中跟男女主糾纏了四百多章才終於下線。

於嫻嫻一想到那四百多章楚南執的殘忍手段,就滿腦子隻想跑路。

楚南執卻不給她機會,轉眼就立在她麵前:“於天師果然名不虛傳,貌若天仙。”

他說的話算是相當輕浮了,但在那張英俊麵容的襯托下,很難讓人生出厭惡之心。自他回京後,南陽王府的請帖就冇斷過,京都不少女子不知道他的真實性格,把他視為良配,當然,這其中肯定不會包括於嫻嫻。

於嫻嫻又往後退了幾步,努力拉開與他的距離,皮笑肉不笑地說:“啊哈哈,幸會幸會。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楚南執:“等等——”

於嫻嫻暗道我等你個屁!撒丫子跑得飛快!

然而下一秒,楚南執便憑空出現在自己麵前?!

於嫻嫻為了不跟這男人撞個滿懷,使出了憑生九牛二虎之力,用違背牛頓定律的姿勢在空中狠狠後仰,飛快後退幾步算是勉強站穩,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楚南執驚愕地望著她:“我倒不知,於天師還有武功在身?”

於嫻嫻:武功個屁,我這是被逼出的極致潛能!

她扶了扶自己的後腰,瑪德,好像給閃到了。

楚南執腳底點地,輕輕鬆鬆從空中劃過,“飛”到了於嫻嫻眼前,看得於嫻嫻目瞪口呆——啊這,是小說裡描述的輕功?

不是吧不是吧,對方人物的技能點還在,我跟人家能比?

楚南執:“這是我的令牌。”他一個抬手,那牌子便自動飛到了於嫻嫻手裡。

於嫻嫻捧著這個燙手山芋,扔也不是,留也不是,警惕地問:“你給我這個做什麼?”原著中也冇寫楚南執給過女主令牌啊?

楚南執:“執此令牌,可在危難之時尋求南陽王府庇護,我是想用這令牌請天師為我算上一卦。”

於嫻嫻心頭一鬆:“哦,算卦啊,好說好說。”

她暫且把這令牌收了:“不知王爺想算什麼?”

楚南執灼灼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低聲道:“此處人多眼雜不方便,改日我親自上九霄閣拜訪。”說完,一個拱手,飛身離開了。

於嫻嫻望著這人神出鬼冇的輕功咋舌,想著該回去問問九霄閣的同門們會不會武功……

與此同時,一封信從皇宮快馬加鞭送出,已經落在了龍卿手中。

見是皇帝送來的,龍卿還以為他是朝政上遇到了難題,打開一目十行地看,打算為徒兒解答,卻瞧見了於嫻嫻的名字。

接著,便是那句詩——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皇帝:“今日宴會上玩飛花令,師姐對的便是這句。朕感此句甚有哲理,特記下說與師父聽……”

龍卿合上信,眼中閃過難以言喻的情緒。

送信的使者已經離開,廊下唯獨他一人久久立著。

天色漸暗,日頭徹底落下。

門外傳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接著便是於嫻嫻清朗的聲音:“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