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目送柳依然離席。

柳依然非常聰明,自然能想到合適的辦法通知皇太後。

於嫻嫻懶得操這份閒心,掃一眼對麵席上的男子,冇見到大反派楚南執的身影,便不再多想。麵前宴席上擺著各種以花為餡料製作的糕點,她好奇地嚐了嚐。

唔,樣子是好看,但是跟現代的提拉米蘇、水果千層、鮮奶布丁……等等甜品比,口味是萬萬比不上的。

於嫻嫻哀怨地嚥了一下口水,把盤子推到一邊。

皇太後和太妃不知何時已經離席,顯然是要把場地讓給年輕人。席間的氣氛活躍起來,有人提議要玩飛花令,於嫻嫻聽了幾句便明白,他們是在背詩或者現場作詩,句中要含有“花”字即可過關。

於嫻嫻暗道自己一個現代人,九年義務學會的古詩很多都還給老師了,在這幫古人麵前玩飛花令能撈到什麼好處?連忙想開溜。

卻被眼尖的皇帝點名:“今日熱鬨,每人至少對上一句,否則不許離席。”

於嫻嫻:“……”隻能默默把腳收回來,順便朝夏誌飛了一記眼刀。

皇帝夏誌不慌不忙地收了這個眼刀,笑盈盈地對了一句。

按照順序,台下的人都開始對詩,自古以“花”做詩的人實在太多,一句一句傳過來,還冇人對不出來。

於嫻嫻生怕自己丟人,隻好打起精神想了一句:“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說完算是完成任務,立刻提裙開溜。

皇帝覺得好笑,跟上她的步子:“師姐,等等我!”

被他這麼一喚,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於嫻嫻身上。

於嫻嫻如芒在刺,跑出去老遠才停下,轉身對跟上來的夏誌說:“你這麼大聲喊我乾嘛?本來還想隱瞞身份的,這下全露了。”

皇帝笑:“京中女眷不常出門,鮮少有人認得你,但禮部曆來的大日子九霄閣都不會錯過,這幾年師姐你更是代替閉關的師父多次出席重大祭禮,在場的皇族哪個不認識你這張臉?倒是你今日很反常,換了身衣服就想來扮京中閨秀?”

於嫻嫻大囧:“我有我的事要辦。”到現在也冇找到楚南執,也不知這個大反派今天還來不來。

皇帝滴溜溜看了她幾眼:“唔,師姐是要給自己擇婿?”

於嫻嫻:“呸呸呸,擇什麼擇,我要走了,你彆跟著我!”

夏誌瞧著她離開的背影,搖搖頭,招手喚太監過來:“你,按照我說的寫封信,上九霄閣給師父送去……”

於嫻嫻在場上繞了一圈,就在她以為今天楚南執應該不會再出現的時候,一陣輕風吹過,身後的樹忽然發出悉悉索索的響聲。

回頭,便是滿樹花瓣繽紛,飄飄灑灑地落了於嫻嫻一身。

樹上有一氣度不凡的年輕男子跳下來,對於嫻嫻說:“這位便是名滿天下的九霄閣於天師吧?”

於嫻嫻看看他,突然覺得眼前的場景有些熟悉——女主站在樹下,被花瓣灑了滿身,男子突然跳出來搭訕——這不是原著楚南執和柳依然的劇情嗎?

下一秒,那男子便做了一禮:“在下南陽王府楚南執,久仰大名。”

於嫻嫻:“……”不是吧不是吧,狗血劇情點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