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花宴。

於嫻嫻持身上的龍令,無人敢當,一路順利地入了宮。

大太監在前麵畢恭畢敬地帶路:“不知天師要來,有失遠迎。宴會已經開始了,聖上傳令說讓您免了各宮的禮節,直接去宴席入座即可。”

於嫻嫻冇放過打探訊息的機會,隨口問到:“不知各宮有哪些娘娘要出席?”

大太監笑了笑,說:“自然是太後與兩位太妃了。”

於嫻嫻:“皇妃呢?”

“聖上尚年輕,又為先帝守孝推遲了秀女選拔,所以至今後宮還未有嬪妃。”

於嫻嫻知道皇帝夏誌在這個世界的年齡是十八,隻比自己大兩歲。既然他還未選妃,那會不會跟柯雪還是一對兒呢?

今天她又見了鄭萱,這讓她覺得見到古代版柯雪的機率更大了些。

大太監:“於天師,到了,當心腳下。”

於嫻嫻跨過門檻,便有一陣悅耳的琴聲傳來,舉目看去,滿園百花盛開,比花更美的則是鶯鶯燕燕姿色不同的京都美人們。

眼下這些美人全都圍坐在亭間,在她們對麵坐著的便是皇族英俊青年。皇太後和皇上坐在上位中間,離得遠,看不太清表情。

於嫻嫻低聲對大太監說:“我自己尋個位置坐下就好,有勞公公了。”說完,還不忘往人家手裡塞點碎銀子。

應付人情世故她一向通達,龍卿除外。

大太監卻連連推卻:“不敢不敢。”他自然也收過銀子,但是於天師的錢他是萬萬不敢拿的,說完連忙倒退著離開。

於嫻嫻隻好收起碎銀,閒庭信步地往前走,踏入了宴席之中。

皇上瞧見她,要打招呼,被於嫻嫻一個眼神製止,隻好作罷。他端著小心思,目光停在於嫻嫻身上,倒想看看這位師姐今天來湊什麼熱鬨。

於嫻嫻混入人群中,挨著柳依然坐下。

柳依然回頭,這才發現來的是個熟人:“於天師……”

“噓——”於嫻嫻示意她噤聲,“我是逃課下山的。”她不想暴露身份。

柳依然便點點頭,小聲問她:“於天師,山上那位……傷情如何?”

於嫻嫻:“你開口便是問那人,看來甚是牽掛?”

柳依然臉色一紅,冇說話。

於嫻嫻也不調侃她,說:“情況還算穩定。”

柳依然連忙凝神:“不知那人的身份可曾確認?”

於嫻嫻假裝經過調查的模樣,說:“今日一早就查清楚了,他就是辰陽王,洛霆軒。”

柳依然有些驚訝,很快便又想通了:“冇錯,京都一年一度的百花宴,皇親貴胄都會來參加,聽說辰陽王還未納妃,想必是被皇太後召喚入宮的。那人眼盲,但器宇不凡,正與辰陽王的身份相合……”

柳依然有女主光環,聰明伶俐,一點就通,倒省了於嫻嫻很多事。她說:“我便賣你個人情,你找個妥善的辦法給皇太後傳信,告訴她辰陽王落難,住在九霄閣。”

柳依然點點頭,又問:“為何不是九霄閣出麵派人通知?”

“傻姑娘,說了是賣你個人情。人是你救的,豈能不讓皇太後知道?她可對辰陽王的婚事有話語權呢……”

要是皇太後一高興再下個旨意賜婚,那洛霆軒和柳依然的婚事還不是鎖得死死的?也就省得於嫻嫻擔心男二楚南執再出來擋路,六百多章的故事直接縮減到十章完結,很完美!

柳依然原地盤算了片刻,很快拿定主意:“好的,我現在就找人去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