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拿著這張燙手的支票,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她把謝若筠支到九百樓,也是靈感一現的想法。既然場麵亂了,那就讓它更亂,這樣才方便渾水摸魚。

“崔胥,”於嫻嫻打開對講機,“九百層馬上到一批客人,安頓好。”

“收到。”崔胥又說,“於經理,93號房客人來入住了,前台說馬上就到。”

於嫻嫻:“!”

她是想把場麵搞亂,卻冇想到來得這麼突然!

於嫻嫻:“我馬上到!”

她坐上稍晚一班的電梯,直直奔向九百層。

當她抵達的時候,正巧看見謝若筠和常逸兩撥人在走廊上相遇。

常逸攬著安雪微,站在90093號房門口。安雪微手裡拿著房卡,正在刷門禁,她身材豐.滿又性.感,穿著緊身牛仔裙,曲線囂張。

但常逸的目光卻冇有在看她,反而飄向了對麵的謝若筠。

謝若筠作為原著女二號,顏值相當能打。一米六八的標準女配身高,昂貴化妝品滋養出來的臉蛋瑩白無暇,身材更是管理有道。

渾身上下數不清的名牌把她的氣場烘托得強大而富有衝擊力,波浪捲髮散在後腰,妖.嬈又禁慾。

常逸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謝若筠,又貪婪地掠過她,掃過背後的姐妹團。

這些女孩全都是真正的上流圈層出身,從腳後跟到指甲縫都透著精緻,無論哪一個揪出來都是人群中不容忽視的存在。

安雪微的網紅臉跟她們一比,頓時遜色了好幾檔。

常逸流連花叢,但也隻是個普通中產富二代,很難接觸到謝若筠這幫上流名媛。這麼一對比,才發現自己井底之蛙。

“咕嘟——”常逸吞了一下口水,目光幾乎有些猥瑣。

謝若筠的姐妹團連多看他一眼都覺得浪費表情,催促著謝若筠打開了房門,幾個人呼啦啦進去聊天了。

常逸這才意猶未儘地回頭,安雪微不滿地錘了一下他的胸口:“哥哥,你壞~”

遠遠觀望的於嫻嫻:“……”嘔。

原著中說,安雪微跟女主季佳檸是中學同學,也是老鄉。兩人都是從縣城裡走出來的女孩,當初在學校是因為彼此家境都困難,纔會玩在一起。

季佳檸的成績從小就很好,重點大學畢業後,進了常家的企業工作,這才遇上了常逸。

而安雪微則不同,她不想靠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隻想走捷徑。大學冇考上便出來工作,頻繁更換男友,擇偶標準隻認一條——有錢。

安雪微長相隻能算清秀,但她靠男人的錢一路整容上來,到如今也算好看。

當她發現自己換了無數個男朋友,卻都冇有常逸條件好之後,就心態失衡了。

在她看來,閨蜜季佳檸隻是個乏味冇有情。趣、連化妝穿衣都不懂的女孩,憑什麼能釣上公司老總的兒子?

長久的不滿默默積壓,在某一次酒後,安雪微藉著酒勁把常逸給睡了。

從此臭味相投的兩個人,開始了揹著閨蜜/女友的長期地下偷情。

此時的安雪微,早就看準了常逸的為人。這男的花心又自戀,除了有錢有顏,幾乎一無是處。

但安雪微惦記著常逸的錢包,所以仍舊忍耐著常逸的缺點,隻是晃著常逸的胳膊:“哥哥你看彆的女人,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於嫻嫻:“……”嘔。

常逸口是心非地抱住了安雪微的腰肢:“乖,我當然最喜歡你。”

安雪微:“討厭~”

兩個人還冇推開.房門,就抱在一起動手動腳。

再這麼下去,其他客人出來撞見,成何體統?

於嫻嫻適時地咳嗽了一聲:“咳咳!”

狗·男女這才意識到不妥。

安雪微推門要進去,常逸慢了一步,多看了於嫻嫻兩眼,又是眼前一亮——今晚遇上的女人,竟然一個比一個漂亮誘。人?

於嫻嫻被他這猥瑣一眼掃的渾身不自在,差點按捺不住暴擊的拳頭。

安雪微拽著了常逸一把:“親愛的快來呀~”

常逸的腳步踉踉蹌蹌的,擁著安雪微進去了。

“啪嗒!”大門終於被關上。

“呼——”於嫻嫻吐出心口鬱結的氣,狗男人,算安雪微救你一回。

想到那麼好的季佳檸就被這種垃圾騙了大半年,於嫻嫻氣得直錘胸口。

崔胥雖然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也看出來常逸是個渣男。

“於經理,您到底要做什麼?”

於嫻嫻冷靜下來,說:“剛纔進去的是對姦夫淫.婦,那男的女朋友今晚會上門捉姦。”

崔胥:“嚇!”

於嫻嫻:“彆那麼驚訝,咱們酒店又不是冇遇見過。”

崔胥:“要我加強安保措施麼?”

於嫻嫻:“加強什麼加強?你還想把原配攔在外麵咋地?”

崔胥撓撓頭:“客人的**與我們無關,為了本層其他房客著想,我們應該讓姦夫淫.婦度過今晚,好好送他們出酒店,在外麵打起來就跟我們無關了。”

“你這是站在酒店立場,但我今天要站在原配立場。”

崔胥:“難道那位原配是您的朋友?”

“我朋友要是遇上這種狗東西,老孃直接把他……”於嫻嫻咬牙切齒,做出了手撕肉乾的動作。

練過幾年跆拳道的崔胥都不禁往後退了退。

誰不知道,於經理身手了得,以一敵十,昨天連龍總身邊的保鏢隊長都被她拎起來塞進了纜車,毫無還手之力。

於嫻嫻冷靜一下:“你,站好崗。如果看到一個齊劉海、帆布鞋、打扮得像大學生的女孩子上來,立刻通知我。”

崔胥:“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