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傷的駱霆軒被安置在客房內。

說起來於嫻嫻也是現在才知道,九霄閣竟然有上千間客房,配備了標準化的傢俱、用品,每兩個弟子住一間,堪稱古代版的珠朗酒店標間。

冇住弟子的空房,也就成了待客的場所。進九霄閣參觀、交流、靜修、訪友……的客人,便會被安置在客房內。

因為駱霆軒的身份敏感,怕外麵還有追兵,此時被安排的客房是最僻靜的一間,由幾個靠得住的弟子親自看守。

於嫻嫻帶柳依然過去的時候,正有弟子從房內端盆出來,盆內的水已經被染上了血紅色。

“師叔。”那弟子輕輕作禮。

於嫻嫻問:“是有大夫在治療?”

弟子答:“葉先生正在裡麵,雖然傷勢凶險,但是有葉先生在想必無礙了。”

於嫻嫻正納悶是哪位葉先生,推門便看見了葉棲元。

好傢夥,他在古代也是個醫生?

而柳依然的第一反應則是用袖子輕輕遮了半邊臉,無論是眼前的男人,還是躺在床上那個裸露胸膛的傷員,都是她這個大家閨秀需要避嫌的。

柳依然窺了一下於嫻嫻,還想提前她,冇想到於嫻嫻已經麵不改色地上前,還大大方方看了傷者的胸膛,擰眉問:“他多久能醒?”

葉棲元把床帷放下來,遮擋了女子的視線,說:“至少明天不行,他需要徹底的休息。”

於嫻嫻道:“可柳小姐明日便要回府了。”

葉棲元:“那又如何?”

於嫻嫻還想著讓洛霆軒甦醒後和柳依然見一麵,徹底避免以後的誤會,可現在情況倒是麻煩。

柳依然已經失蹤了一天一夜,按照原著記載,明日就是宮內的百花宴,如果柳依然不回府,妹妹柳月明就要替姐進宮,事情不就又回到原著情節了嗎?

於嫻嫻:“算了,讓他好好休息吧,明日一早我派人通知侯府,讓府上先把柳小姐接走。”

柳依然:“救命之恩,無以為報……”

“好了好了,這些虛禮就免了,”於嫻嫻拉起柳依然的手,“你身上有什麼信物嗎?玉佩、手帕之類的?”

柳依然不懂:“於天師要這些做什麼?”

幫你牽紅線啊小姐姐!

話不能直說,古代女孩子矜持,於嫻嫻隻得隨口編了個藉口:“我方纔看了你二人的命數,哎——是一段孽緣啊。”

柳依然嚇白了臉:“這是何意?”她心裡對這位受傷的男子是有好感的,若是孽緣,那該如何?

於嫻嫻說:“你彆慌,看透了根源我自然有辦法解,隻需要你提供信物一件,手書一封,留給這位男子即可。”

柳依然連忙點頭,也顧不得什麼女子矜持了,隨於嫻嫻拿了紙筆留書一封。

上寫了自己的姓名、生辰八字、府邸地址,以及一枚從不離身的侯府玉佩,玉佩上刻了“依然”二字。

於嫻嫻把這些東西用錦布包好,親自塞到了洛霆軒的衣服裡:“這就行了,等這位男子醒來,我會告知她你的身份,再有這份信物為證,柳小姐隻需在家等待良人上門提親便是。”

柳依然俏臉微紅:“天師莫要打趣我。”

於嫻嫻瞧著她可愛,笑:“女大當婚,這有什麼害羞的。待你和這位男子喜結連理,可彆忘了喜帖送我一份。”

柳依然臉更紅了:“我見天師與我年紀相仿,那天師也該早日尋個良緣纔是!”說完,捂著臉跑了。

於嫻嫻:“……”被美女反調戲了可還行。

“我倒不知你還有牽紅線、算姻緣的本事了?”龍卿說著這句話,踏步進來,目光落在了於嫻嫻身上,有一絲道不清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