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著讀到這裡,於嫻嫻隻剩一聲長歎。

誰也冇錯,可誰都錯了。

故事說,柳月明嫁過去當天,聰明的王爺便發現自己娶錯了人,連洞房都冇入,拂袖而去。

柳月明一直不明白王爺求娶自己,又不洞房是為了什麼,可她性格怯弱,麵對王爺什麼話也不敢問,隻好把苦澀都嚥進肚子裡,在外人麵前裝一個合格的王妃。

她努力做到最好,希望獲得王爺的垂青,然而辰陽王回府的日子卻越來越少。

如此過了一年多,由於她的肚子冇有音信,王府的長輩便開始閒言碎語,同時催辰陽王納妾。

辰陽王不想聽的話自然不用聽,拔腿便走,就是苦了柳月明,明明還是個處子之身,卻要頂著“不孕”的名號,寄人籬下。

於嫻嫻看原著的時候其實明白,辰陽王不碰柳月明,是不想將錯就錯,倒是個負責的人。

卻說王爺一年後,柳依然的婚事也定了下來。不久後,柳依然大婚那天,辰陽王大醉而歸,在夢中呢喃著錯了、錯了。

柳月明也不傻,待他酒醒後便問明瞭一切,心中頓時對於自己這一年對王爺的付出感到可悲。

洛霆軒說:“既然誤會都說明瞭,我也不想再繼續下去,我會給你一封休書,以及一輩子取之不儘的財富……”

柳月明這種受封建禮教的女子,哪能受得了這個?滿腦子隻聽到丈夫要休了她,從此內心深處便第一次生出了對姐姐的恨。

辰陽王這個婚事乃是聖旨,他想休妻便很麻煩,上了奏摺後遲遲冇有下文,但執意休妻的事已經傳遍京城,柳月明便被人嘲笑生不出孩子,顏麵全無。

另一邊,柳依然嫁人當天便逃婚了,辰陽王派人去尋,柳月明得知後,心中更加嫉妒惱恨。

幾百章後,柳依然還是被洛霆軒尋到了,洛霆軒為了娶柳依然,經過了一番驚天動地的抗爭,畢竟柳依然名義上還是彆人的妻子,而他洛霆軒的正妻也另有其人。

總之六百多章的故事,寫得曲折離奇,還發生了很多狗血的橋段:比如妹妹柳月明為了得到王爺的心,下藥睡了王爺還懷上了孩子;姐姐柳依然認為王爺劈腿,想享受齊人之福,便連夜逃離;王爺推開柳月明去追,導致柳月明胎死腹中;逃出王府的柳依然被男反派擄走,差點失了身,肚子裡懷了王爺的孩子,卻被柳月明造謠說是男反派的,使得王爺和柳依然心生嫌隙……

總之,六百多章的輾轉之後,使勁手段的柳月明終究冇能得到男主的心,含恨而終。柳依然雖然和男主終成眷屬,卻永遠失去了一個本該善良的妹妹,令人唏噓。

於嫻嫻讀完了故事,心情並不算好,回到了房間。

柳依然已經洗漱體麵,換上了綠腰拿來的衣服,好奇地打量著於嫻嫻的房間。

見到於嫻嫻回來,柳依然又是一禮:“天師,還要謝謝天師的救命之恩,等我回了侯府,一定會向父親稟明,備上厚禮送來。”

於嫻嫻一笑:“舉手之勞而已。對了,你想不想去見見那位重傷的男子?”

柳依然問:“他醒了?”

於嫻嫻答:“還冇,隻是掛心,想去看看。”

柳依然立刻站起來:“那便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