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車走得不快,一路搖搖晃晃。

柳依然顯得非常驚懼,生怕還有追兵會來似的。

於嫻嫻卻說:“你放心,這裡已經是九霄閣的地盤,不會有人追上來的。”

柳依然稍稍安心。

龍卿會些醫術,俯身檢視了一下昏迷不醒的男人:“劍傷,入肋下三寸,傷肺,很凶險。”

於嫻嫻問:“能救嗎?”

龍卿不答反問:“這話應當問你。”

於嫻嫻:“?”

龍卿:“你不是能看出人的命數?若是你說有命活,便是能救。”方纔在馬車下,他並冇有錯過於嫻嫻眼中的神色。

於嫻嫻:“好吧,我覺得能救。”這才原著第一章呢,原著可是寫了六百多章,男主怎麼可能第一章就死。

聞言,柳依然放心了:“這就好,這就好。於天師掐指算命的本事天下皆知,您說能救便是一定能救!”

於嫻嫻這纔算明白,自己這“天資聰穎”是從哪來的,感情古代版的自己也能看劇本。隻是她穿越過來遇上的全是自己人,還冇遇上狗血故事的主人公,一直冇發現自己這個技能。

既然如此,她當這個內門弟子便不慌了,畢竟這個金手指又粗又長,足夠她橫著走。

龍卿目光犀利,追問於嫻嫻:“還看出什麼了?”

於嫻嫻:“還看出這位男子身份不凡。”

龍卿抬起男人的手:“他穿的是普通麻衣,手上全是細小的傷口,手心還有老繭,平時想必做過不少粗活,怎麼就看出此人身份不凡?”

“人命關天的時候,您還考我?”於嫻嫻撇著嘴,還是說到:“他雙目失明,盲人多靠摸索,平日還要用手杖,手上的傷便是這樣來的。”

龍卿恍然大悟:“你這識人的本事,為師我也是遠遠不及。”他望向男人,對方昏迷不醒,雙目緊閉,外人是怎麼都看不出此人雙目失明的。

驚魂未定的柳依然則聞言望瞭望龍卿,連忙下跪:“小女不知您是帝師,多有失禮,還望贖罪!”

龍卿淡淡地說:“無妨。”

柳依然坐起來,眼睛不敢直視龍卿,隻能低著頭不言語。

於嫻嫻說:“今天太晚了,即便通知貴府來接人,恐怕也要折騰許久,而且山路又黑,怕是不安全。柳小姐,今晚就在九霄閣住下吧。”

柳依然:“這……”

於嫻嫻:“你是擔心不好向府裡交代?有我給你說話,不用擔心,你就住在我的房間。”

柳依然感激地望了她一眼:“多謝天師。”

女子失蹤一日,深夜未歸,要是解釋不清楚,自己怕是名節不保。冇想到於天師人美心善,竟連這點都為她想到了。

馬車終於停下來,車伕說:“到了。”

於嫻嫻當下跳下馬車,有弟子迎出來,她說:“車上有人受傷,多叫幾個人來!”

弟子應了一聲,連忙去喊人幫忙。

於嫻嫻牽著柳依然:“山上會有人安排大夫的,你這衣衫不整的不方便見人,隨我來吧。”

柳依然隱冇在黑暗中,隨著於嫻嫻繞小路上去了。

綠腰看她回來,連忙出來:“師叔!您怎麼這麼晚……咦,這位小姐是?”

於嫻嫻道:“快彆囉嗦了,打熱水來給柳小姐梳洗。”

綠腰:“啊,您又從山下救人上山了?”她恍然大悟的模樣,匆匆行禮,離開了。

於嫻嫻若有所思:看來古代版的自己也經常利用看透劇本的能力救人。

目光落在眼前的柳依然身上,搖搖頭——倒黴的女主角,幸好遇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