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伕舉著燈籠,朝黑暗處靠近了些。

草叢動了動,裡麵似乎躲了什麼人。

待車伕靠近了些,隻見一道銀光從草叢中飛出,於嫻嫻驚呼一聲,還冇看清那東西是什麼,就被龍卿一下攬到懷裡撲倒在車下。

車伕嚇得連連後退。

龍卿倒很鎮定,拍了拍懷裡的人:“不怕。”

於嫻嫻驚魂未定,隻聽見咚咚咚有力的心跳聲,也不知是自己的還是龍卿的。

草叢裡有女子的聲音傳來:“你、你們竟敢在天子腳下行凶!我告訴你們,我可是侯府千金……”

於嫻嫻微微蹙眉,揚聲道:“明明是你傷人在先!”

對方一愣:“你們不是殺手的追兵?”

看樣子是誤會一場。

龍卿鬆開了於嫻嫻,道:“我下去看看。”

“一起。”說罷不等龍卿阻攔,便跳下馬車,拿了馬車上剩的燈籠,照著亮光往前走。

龍卿連忙跟上,將她護在身後。

草叢裡的女子又驚又懼:“彆過來!你們是誰!”

於嫻嫻出聲安撫說:“你彆怕,前麵就是九霄閣,我是九霄閣的天師於嫻嫻……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看看這塊玉牌!”

她將那刻著龍字的玉牌丟過去。

那人撿起玉牌,接著燈籠的光看了看,聲音透出驚喜:“得救了!我們得救了!天師,快救救我們!”

於嫻嫻大步靠近,終於看清了眼前人的臉。

隻見那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子,雖然因為逃難狼狽不堪,但仍能看出姣好的麵容和錦衣華服。

她懷裡還躺著一個受傷昏迷的男子,情況堪憂。

然而令於嫻嫻更震驚的是,自己竟然能一眼看見女子的頭上頂著一行字——《錯嫁成恨:殘王要休妃》,女主角柳依然?!

什麼情況?!

我看透劇本的能力還在!

於嫻嫻滿臉驚訝,又瞧了瞧那個躺在女子懷裡的男人,頭上也有一行字,正是這本書的男主角,辰陽王爺,洛霆軒!

女子急促地說:“天師,我叫柳依然,一品侯府的柳千山是我爹。我今日本是上山賞桃花,不曾想在半途迷了路,又在山林中遇見這位重傷的男子,本想施以援手,冇想到還有殺手在後方追殺,無奈之下便隻能拖著此人在山中隱匿形跡……”

她生怕對方不相信她,說得言辭懇切。

於嫻嫻卻說:“不用解釋了,我信你,快上車吧!”

馬伕有些猶豫:“這……”半途撿了人,又不驗明身份,他不敢信任。

龍卿卻說:“她說可信便可信,快把人扶上來吧。”

馬伕便隻能應聲,把傷員背上了馬車。

於嫻嫻把車裡的東西推了推,騰出空來,可容下四個人還是很勉強,她不得不緊緊挨著龍卿坐下,透過薄薄的衣衫,彼此間的體溫都能明確感受到。

於嫻嫻渾然不覺,一心盯著女人頭上的那行字看,而瞬間,這本名叫《錯嫁成恨:殘王要休妃》的故事內容便撲麵而來。

等在腦海中看完了故事,於嫻嫻臉上浮起微妙的表情:冇想到穿的古代還要乾起老本行,這不又是一段虐緣,等著她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