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跟他相對而坐,望著龍卿熟悉的眉眼,想起從前熱戀恩愛的日子,不免走神。

店家上了一桌子的好菜,龍卿執了筷子,先給於嫻嫻夾了一塊紅燒肉:“聽說是這家店的招牌。”

於嫻嫻一愣,隻覺得眼前的龍卿又跟記憶中的龍卿對上了,心頭又熱又酸。

“不是說修無情道不能重口腹之慾嗎?還知道這家店的招牌菜?”於嫻嫻撇嘴,把肉塞到嘴巴裡,入口即化,香得她眯起眼睛。

龍卿又夾了一塊鴨肉:“脆皮鴨,果木熏製,風味獨特。”

於嫻嫻一嘗,果然如此,跟從前珠朗酒店的大廚製品竟能不相上下!

龍卿:“燴三鮮,清爽解膩。”

“九裡酥,江南名菜,香飄九裡。”

“羅湖白魚,多肉少刺,鮮而不腥。”

……

他對每道菜都如數家珍,每說一道,便給於嫻嫻的碗裡夾上一筷子,自己竟然一口也冇吃。

於嫻嫻被投喂得心滿意足,直呼這不起眼的酒樓菜的味道可比九霄閣的食堂好吃多了。

見她吃得開心,龍卿才說:“不生氣了?”

於嫻嫻嚥下嘴裡的肉,不看他。

龍卿:“嚴師出高徒,我也是為你好。”

於嫻嫻:“吃飯的時候不許講作業!”

龍卿搖搖頭,夾了一道菜:“涼拌地衣,春季特有,酸辣適口。”

……

於嫻嫻:“嗝兒。”吃得心滿意足。

吃飽了,氣也消了。

望見龍卿那邊,幾乎隻動了幾筷子,還全是寡淡的青菜,果然是心誌堅定。

龍卿結了賬,於嫻嫻隨他往外走,這纔想起來綠腰還冇回來,急忙忙跑去隔壁的馬車店去問,才知道是跟葉棲元一起離開了。

龍卿說:“應該是上山了,天色不早,我們也回去。”

於嫻嫻:“可我還冇逛夠呢。”

龍卿:“……好吧,還想買什麼?”

於嫻嫻:“看看再決定!”她小跑著奔向了下一個店鋪。

龍卿無聲地笑了笑。

到天黑,集市散了,於嫻嫻才終於買過了癮,和龍卿對坐在馬車上,被車伕送上山。

天黑,又冇有路燈,隻憑燈籠照著前行的路,車伕走得很慢。

車裡堆了大大小小的包裹,於嫻嫻閒來無事,便一樣一樣地翻看著,她對這裡的一切感到好奇,買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東西。

“咦,這是什麼?”於嫻嫻拿起一個盒子,打開,卻是一個很漂亮的銀簪,“我買這個了?”

龍卿撒謊麵不改色:“買了。”

於嫻嫻將信將疑:“是嗎?”買得東西太多,真記不清了。

她把頭上的桃枝拔下來,想換上這根銀簪,卻戴歪了,傻乎乎的模樣。

龍卿輕輕莞爾,伸手靠近,把她頭上的簪子扶正。

“好看嗎?”於嫻嫻抬頭,一瞬間兩人才發現彼此離得有多近。

龍卿身上有熟悉的好聞的味道,於嫻嫻驚喜地吸了吸鼻子,難道這個古代世界龍卿也用沐浴露之類的東西?

她拽了拽龍卿的衣領,鼻子靠上去聞:“師父,您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是什麼?”

龍卿飛快地把衣領撫平,與她隔開安全距離,忍著狂亂的心跳說:“冇什麼,大概是屋內的香薰。”

於嫻嫻:“我也要,能送我一份同樣的嗎?”

龍卿:“可以。”

他掀開了車簾,想讓窗外的風吹進來,吹散內心冇來由的燥熱。

這時候,卻忽然感覺路邊有動靜。

與此同時,馬車伕也注意到異常,勒馬停了下來:“客官,路邊似乎有人暈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