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十日集,便是字麵意思每十天一次集會,算是周邊城鎮規模較大的市集了。

於嫻嫻換上了輕便的束袖衣服,懷裡揣上錢袋子,帶著綠腰在山下到處晃悠。

這地方她顯然常來,不少店家認識她:“於天師,又下山了?嘗一嘗新出的醉千裡?”

“來一壺打包!呃,我是說裝瓶帶走。”於嫻嫻問了價格,掏錢。

她一邊逛一邊估算著這裡的物品價格,以及自己的身家。

由於她是入了官冊的天師,享受朝廷俸祿,加上九霄閣每月發放的固定生活費,每個月的收入頗豐。

除此之外,山上有一間她的私庫,裡麵存放的全是彆人送的禮物。作為龍卿的內門弟子,她自然也是各路人馬巴結的對象,於嫻嫻從小眾星捧月般長大,年節、生辰……送禮的源源不絕。

哦,還有彆人送給龍卿的東西,龍卿都是讓她先挑了喜歡的——這些都是綠腰告訴她的。

所以綜上所述,於嫻嫻知道自己在古代也是個富二代了。

意識到這一點,於嫻嫻更加對自己前幾日熬夜背書的行為感到愚蠢!哼,放著大好的花花世界不享受,何必在龍卿一棵樹上吊死?

“綠腰,今日我要從街這頭買到街那頭!”於嫻嫻豪邁地發話了。

綠腰:“啊?可是我們冇帶隨從。”東西已經拎不動了。

於嫻嫻:“那就雇一輛馬車。”

“好的,我這就去辦!”綠腰巴不得呢,連忙跑去了馬車店。

於嫻嫻在旁邊的飯店裡坐下點菜,順便等綠腰。這時候忽然瞧見隔壁桌有個英俊的男人十分麵熟。

再一看,這不葉棲元葉醫生嗎?!

於嫻嫻大喜,連忙湊過去:“你好!”

葉棲元抬頭,見是她,有些詫異:“你怎麼下山來了?也對,你不偷跑下山我才該奇怪……”

於嫻嫻一愣,明白了對方跟她是熟人,反而不敢開口了。

葉棲元:“一個人來的?”

於嫻嫻:“綠腰在隔壁租馬車。”

葉棲元捏著花生吃:“你師父去寶鳳樓了。”那是鎮上最好的一家首飾店。

“啊?哦。”於嫻嫻跟不上對方的思路,也不知道龍卿下山的事,腦子裡還盤算著在古代又遇上一位熟人的事。也不知道葉棲元現在還是不是醫生了?看著不像,挺像個紈絝的。

葉棲元掃了一眼於嫻嫻頭上乾枯的桃枝,笑笑:“……原來如此。”

於嫻嫻:“什麼?”

“冇什麼。”葉棲元站起來:“待會你師父回來,就說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也不待於嫻嫻反應,徑直離開。

於嫻嫻隻能原地坐著,等了許久也不見綠腰的人,正要出去尋,就撞見龍卿正緩步進來。

他不知何時也換了一身白袍,穿著束袖的利落衣服,比白天那副高高在上的師尊模樣少了兩分清冷感。

龍卿一愣:“你怎麼……?”

於嫻嫻臉上也是尷尬,剛吵過架,這又遇上了,隻能梗著脖子說:“我逃課了。”

理又直氣又壯。

倒讓龍卿無話可說。

“既然來了,便用完飯再走。”龍卿坐下,讓小二上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