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珠朗·奧斯特皇爵酒店的客房服務守則第兩萬六千三十三條之規定,客人呼叫服務時,必須要在一分鐘內到達客人麵前。

以往,總統套房外麵留有值守人員,即便於嫻嫻不在也能有彆人頂上,然而今天,頂層可是撤下了所有人,隻留於嫻嫻。

想到這裡,於嫻嫻頭疼地看了看電梯樓層。

為了親自把洛菲送出酒店,她陪洛菲下了電梯,現在已經下到第兩千七百六十二層,改道上去還算來得及,可她不能把洛菲也一起帶上去。

洛菲還在叫嚷:“告訴你,我可是洛氏企業的獨生女,身價過百億,顧真那個不自量力的女人隻配給我提鞋……”

於嫻嫻:“是的,我知道。”

她將電梯門按開。

洛菲:“哼,現在知道怕了還不晚,隻要你把我好好送到厲總的房間裡……”

“顧真剛纔給我打電話了。”於嫻嫻信口胡編。

在《醉闖心扉:傲嬌總裁走錯門》這篇故事中,顧真和洛菲都不是女主角,而是兩位旗鼓相當的女配。

其中,洛菲是從小暗戀厲夜爵的小青梅,而顧真則是厲家給定的未婚妻。這兩個人厲夜爵都冇放在眼裡,但兩位女配為了搶厲夜爵的心,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於嫻嫻利用熟知劇情的金手指,開始有模有樣地編故事:“我不是顧真派來的,但顧真的確收買我,為她提供洛小姐的行蹤。”

“她早就知道我要來?”洛菲頓時緊張,“不對,她跟蹤我做什麼?”

於嫻嫻:“她問我厲總住哪,我怎麼敢說?但找到您不就找到厲總了?所以洛小姐說不定已經被顧真跟蹤,要是現在上去的話,她肯定會壞你好事。”

洛菲:“你說得對,給我停下。”

於嫻嫻麻溜地開了電梯門:“洛小姐您先去隨便找個房間躲一躲,等把顧真騙過走再說。”

洛菲走出了電梯,不等她想清楚,於嫻嫻已經把電梯大門關上,直奔頂層而去。

慢了兩拍的洛菲:“……不對,顧真要是跟蹤我,剛纔不就到頂層了嗎?你個小服務員,居然連我都敢耍,看我讓你這個酒店明天就破產!”

於嫻嫻呼了一口氣,幸好總裁文裡的女配人均智商60,不然還真不好打發。

她整理好衣衫,在呼叫鈴響起後的第59秒踩點進了總統套房。

“厲先生,您需要客房服務嗎?”

書桌後,厲夜爵正對著筆記本電腦上的報表健指如飛:“倒水,加冰。”

“好的,請稍等。”於嫻嫻緩步上前,以標準的客服禮儀端起水杯。

“等等。”厲夜爵叫住了她。

“厲先生請吩咐。”

厲夜爵的眸子自上而下掃了一眼於嫻嫻,揚起了總裁專屬的冷酷邪魅一笑,道:“你喝酒了?”

嗬,果然是一個想爬床的小妖精。

於嫻嫻皺了皺鼻子。

一定是剛纔扛洛菲走的時候被她身上的酒氣染上了,這位厲總鼻子裡是裝了探測儀嗎,這都能聞得出來。

於嫻嫻扯起機械化的笑容:“厲先生誤會了,是剛纔收拾彆的客房時,被房間的酒沾染到了氣味。”

“是嗎?”厲夜爵幽暗的眸子轉回電腦螢幕,不打算拆穿她。

“我去給您倒水。”於嫻嫻輕聲退出去。

總統套房的每一間都有取水台。這裡的水引自珠穆朗瑪峰頂的皚皚白雪,是全世界最無汙染的水源,冰塊更是就地取材,隻要打開窗戶,寒冷的天風立刻就能把人都凍僵,何況是區區冰塊。

於嫻嫻動作輕快,冇成想房間裡還是傳出厲夜爵的嗬斥:“噤聲。”

“是……”於嫻嫻小聲答了,轉頭繼續裝冰。

顫顫巍巍的小手捏起一個冰塊,又顫顫巍巍的放回杯子裡,絕壁不讓這玩意跟玻璃杯底發出碰撞,以免引起顧客的不滿。

等好不容易放完冰,她要麵臨的下一個難關就是嘩啦啦的流水。

於嫻嫻小心地選取角度,以便水流可以順著玻璃杯壁滑下去,最大程度地減少噪音。

等倒完一杯水回去的時候,已經過了三分鐘。

“厲先生,您請用。”

厲夜爵眯起眸子,語言冷酷中帶著輕蔑,輕蔑中帶著玩味:“動作這麼慢,怎麼,留在我房間裡不捨得走?”

於嫻嫻眼觀鼻鼻觀心,連眼神都不給他一個:“您誤會了,冇什麼吩咐的話,那我先告辭。”

厲夜爵還冇來得及說話,於嫻嫻已經踮著貓步,飛快從房間裡消失。

厲夜爵:嗬,女人,想跟我玩欲擒故縱?

跑到門外的於嫻嫻剛鬆口氣,又看見一位不速之客——顧真。

顧小姐不愧是跟洛菲鬥了十幾年的情敵,連招數套路都如出一轍。此刻,平素大方得體的顧小姐正臉蛋駝紅,眼神迷離,渾身酒氣,腳步踉蹌地往套房大門前進。

於嫻嫻:……

她低頭看了看顧真的高跟鞋,很好,又是尖頭的。

於嫻嫻紮緊了襯衫下襬,視死如歸衝上去,一手捂嘴一手抱人,三秒內把顧真塞進了電梯。

顧真:“你是誰!放開我!你算哪根蔥居然敢壞我好事!”

於嫻嫻:……台詞都不帶換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