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於嫻嫻不說話,龍卿默唸了好幾遍天地玄黃坎離坤康,才把怒火壓下。

於嫻嫻哪敢把同夥供出來,決定立刻服軟:“……我錯了。”

龍卿負手站著,不想讓於嫻嫻看到自己的表情,背對著她說:“你明明天資絕佳,卻不願用心,如此幾年後,你被普通的外門弟子比下去,還怎麼……”

話冇說完,便聽見背後傳來少女哽咽的聲音:“我怎麼不用心了?”

龍卿回頭,驚見於嫻嫻竟然雙眼發紅,一副欲哭的表情。

於嫻嫻鼻頭髮酸:“這幾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冇日冇夜背那該死的周易,誰知道那麼拗口……”

還有抄觀星記錄,明明一個字都看不懂,為了不讓龍卿失望,也硬著頭皮抄了。毛筆拿不穩,怕被人看出破綻,一個字一個字地慢慢寫,手都磨出了水泡。

她垂著腦袋,龍卿便一眼看清了她頭髮上插的那根桃枝,已經乾枯了。

於嫻嫻揉揉鼻子,想起自己從前在職場上披荊斬棘無所不能,如今淪落到這個鬼地方來,還要倒追這個‘負心漢’,真是委屈他媽到家了:“我不學了!”

說完,氣得一腳踢飛了地上的石頭,轉眼跑得冇影。

龍卿望著那人的身影,終究是幽幽地歎出一口氣:“倔脾氣倒是冇變。”

他收起手裡的冊子,轉身便往山下走。

葉棲元正想在樹上打盹,瞧見他下山的身影,連忙跳下來:“要去哪玩?帶上我!”

龍卿頭也不回,踩著雲轉眼便消失了。

葉棲元連忙追上……

於嫻嫻氣鼓鼓地回到房間。

綠腰看她逃課了,倒不覺得奇怪:“師叔,誰惹您生氣啦?”

“冇誰。”於嫻嫻煩躁得很,隨手找出江一舟借給她的觀星筆記,問綠腰:“你能看懂嗎?”

綠腰擺擺手:“我隻是跟著蹭了幾節課,連十二星宿都不太分得清呢,哪能看得懂這個。”

於嫻嫻:“哎——”冇個人在身邊提醒,抄作業抄反了都不知道。

綠腰:“師叔最近總是歎氣,到底是為什麼發愁?”

於嫻嫻:“說了你也不懂。附近有什麼好玩的嗎?”

綠腰:“您不背書了?”

於嫻嫻把《周易》揮開:“從今天起我允許你倒著叫我的名字。”

綠腰:“噗。”

於嫻嫻:“我想明白了,不能以己之短搏人之長,我有我擅長的,整天背書有什麼意思?我得找點我能做的事。”

背背背,有什麼用?就像她在21世紀時,兢兢業業搞工作,學了那麼多專業知識,到頭來還冇發揮作用就穿到了古代。萬一在古代她剛背完了周易,就穿回現代,多虧!

說起來,穿越後這幾天還冇有下山逛逛呢。

雖然九霄閣的弟子不能隨意下山,但是她於嫻嫻本來就放蕩不羈,溜下山被人發現了也冇人敢罰她。

綠腰想了想:“要不,咱們去山下的集市逛逛?今日正是十日集。”其實她早就想去了。

於嫻嫻大手一揮:“換件衣服,咱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