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匆匆忙忙去趕早課,綠腰在後麵追著喊:“師叔,書包!”

於嫻嫻飛快伸手,接住了綠腰從窗戶裡扔出來的青色布包。

背過一次那個沉重的竹製書箱子後,於嫻嫻就大呼受不了,自己畫了草圖讓綠腰縫製了一個綠色的斜肩包。布袋子縫得大大的,裝得下各種書籍雜物,至於容易蘸臟的毛筆便另外製造了“文具盒”存放。

除此這外,這幾天她還發明瞭彆的奇奇怪怪的小東西,由於輕便好用,已經快速在九霄閣學子之間流行了起來。

於嫻嫻一陣風一樣飛進了課堂,在她的“內門弟子vip座位”上坐好。

江一舟路過她書桌前,恭敬地道:“師叔,早。”

於嫻嫻馬上叫住他,湊在他耳邊低聲說:“前日的觀星記錄我抄好了,下課去你那裡還給你啊。”

“好的。”

於嫻嫻:“那昨日的你記了嗎?”

江一舟早已備好:“當然,師叔來取便是。那師尊的那些書……”

於嫻嫻:“自然也是先給你看,哦,你還有什麼想看的書,我可以找師尊去借。”

江一舟大喜:“那就多謝師叔了。”

兩人交換了一個默契的笑容。

龍卿一進來,便瞧見了這一幕,心口一緊。

弟子們飛快站起來:“師尊好——”哇,又是師尊來親自授課!

龍卿麵無表情地進來,拿起書本開始講課,隻是餘光不時地往江一舟的方向飄。

江一舟總覺得師尊這節課在盯著他,又覺得是自己的錯覺,師尊明明就一副清冷的表情啊,好像對萬事萬物都永遠冇有情緒的樣子。

終於,觀星策論的第四章內容講完了。

於嫻嫻依舊聽得雲裡霧裡,睡過去半節課。

到下課的時候,龍卿看不過去了,便點了她的名字:“於嫻嫻,你跟我來。”語氣中還帶著罕見怒氣。

眾弟子們聞言,無不心生忐忑——師尊難道是生氣了嗎?

不會吧,師尊修的無情道,情緒早已不外露的,一定是自己的錯覺!

於嫻嫻跟上龍卿的步子,在一處無人的走廊上站定。

望著眼前翻騰的雲海,龍卿心中的鬱結卻絲毫冇有緩解,他冷冷地開口:“《周易》會背了嗎?”

於嫻嫻:“……還冇。”

龍卿:“讓你熟讀的觀星策論呢?”

於嫻嫻:“……”

龍卿壓著怒火:“那觀星記錄總做了吧?近幾日紫微星有變動,實屬百年難得一遇的天象,若是連這個都不做,你還對得起九霄閣內門弟子的身份?”

“做了,做了,這個是做了的。”於嫻嫻連忙拿出作業,交給這位‘班主任’檢查。

龍卿的臉色好看些,接過她遞來冊子翻開,越翻,臉色越難看。

“你這……”龍卿捏著冊子問,“說吧,是抄了誰的?”

於嫻嫻厚著臉皮:“天上的星星都一樣,怎麼能叫抄呢?”

“從右往左,從下之上,從北到南,從經至緯……”龍卿幾乎咬牙切齒,“你這,全抄反了。”

於嫻嫻:“……”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