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拿著記錄了滿滿情報的紙,坐在廊前反覆琢磨。

古靈精怪叛逆小弟子vs外冷內熱禁慾係師尊,這不鐵打的官配cp嗎?還有這個無情道,小說裡的主角十個修這個的九個要被愛情絆倒,她於嫻嫻這輩子就是龍卿的劫數,定不能讓他渡劫成功。

不管是怎麼穿越過來的,龍卿既然在她眼前,說明他們就是綁死的情緣,拆不散。雖然現在不記得她,但她對龍卿的感情是真是存在的,讓她就這麼看著新郎官在眼前晃悠而不能親親抱抱,她可受不了。

現在不是女孩子耍矜持的時候,再磨磨唧唧的,龍卿真修成無情道飛昇了,她上哪找老公去?

想明白這些,於嫻嫻的心便定了許多。

山上大鐘敲了幾下,那是晨課結束的聲音。

九淵閣規矩多,弟子天剛亮便要起床,上午修四節晨課,中午吃完飯,下午再修四節午課,午課後便是晚飯及自由活動時間。不少勤勉的弟子會自己加修晚課,真是不怕累死自己,隻求卷死同門。

於嫻嫻昨晚喝多了,四節晨課全都“遺憾”錯過,現在可不想錯過午飯。

把紙卷疊好收起來,於嫻嫻混入人潮,往食堂走去。

一路遇見的人都恭敬地朝她打招呼,一口一個師叔。於嫻嫻剛開始有模有樣學著作揖回禮,結果弟子太多,差點把腰給回閃了,隻能放棄。

頂著眾人恭敬的目光進了食堂。

好傢夥,人是真的多,比珠朗酒店的員工食堂有過之而無不及。

當然餐品的花樣就遠遠比不上了,有葷有素的豐富美食在於嫻嫻這個被養刁了胃口的人眼裡,真是不夠看。

她隨便取了些東西,一邊吃一邊聽身邊弟子們的談話,對九淵閣的情況有了更多的瞭解。

九淵閣主修的是測算之術,但測算一門內容龐雜,天文地理、易經八卦、陰陽五行、風水占卜……各有不同。

現任閣主龍卿是個全才,在弟子們口中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存在。而於嫻嫻則相反,偏科十分嚴重,除了能掐指算命,看破運勢之外,對於易經八卦陰陽五行這種理論知識是一竅不通。

這情報倒讓於嫻嫻放心了點,原主越不會,她就裝得越像,不容易露馬腳。

聽夠了八卦,於嫻嫻又打包了幾樣食物,剛出來迎麵就遇上了綠腰。

綠腰急匆匆過來找她,鼻尖都跑出細汗:“師叔,快,師尊找您呢!”

於嫻嫻:“急什麼,我這就去。”

走出兩步又回來,湊近了問綠腰:“你看我現在形象還算端正嗎?我漂亮嗎?有魅力嗎?”

冷不防被大美女貼臉,綠腰臉上浮起一朵紅雲:“漂、漂亮,師叔您的容貌是聞名天下的。可是……”

於嫻嫻:“可是什麼?”

綠腰:“師叔您之前不是最討厭彆人議論您的容貌嗎?還說世人隻知皮囊,不知人心……”

於嫻嫻擺擺手:“外在美和內在美我都要。”追一個半隻腳踏入無情道的師尊,我容易嗎?

她把從食堂打包的飯菜裝在精緻的食盒裡,拎著,慢悠悠往龍卿的住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