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次日又是在宿醉中醒來。

睜眼可見的仍是古色古香的這處房間,以及綠腰打掃窗欞的背影……真是令人絕望。

綠腰聽見動靜,回頭望著她:“師叔!您可終於醒了!”

於嫻嫻倒真想大醉一場不再醒來,夢中還跟親朋好友在一起,靠著老公抱著貓,圍爐而坐,幸福美滿。果然上天是看她活得太順風順水了,嫉妒她,一腳把她發派到這個鬼地方。

她歎了一口氣,喝著綠腰遞來的茶水,問:“幾點了?哦,我是說現在什麼時辰了?”

綠腰答:“巳正三刻,若不是師尊吩咐不可打擾,您現在三節晨課都已結束了!”

試圖掰著手指頭把時間算清楚的於嫻嫻:“……”算了,高中學的那點曆史知識全都還給老師了。

她撓撓頭,昨日一場大哭大醉,把情緒排遣得差不多,作為抗壓能力超強選手,於嫻嫻很快就打起精神來:“綠腰,拿紙筆來,咱倆開個小會……呃,我的意思是,我與你有事商談。”

“啊?”綠腰愣了一下,把紙筆遞給她,“師叔與我有什麼好談的?”

於嫻嫻握著毛筆:“我問什麼你答什麼,彆管問得有多奇怪,你隻需要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不能讓除你我之外的第三個人知道,明白了嗎?”

“明白了。”綠腰鮮少見於嫻嫻這麼凝重的樣子,便也緊張起來,還把剛推開通風的窗戶重新關上了,說:“您問吧。”

綠腰的配合,讓於嫻嫻很快弄清了現在的大致情況。

現在的朝代名叫元夏王朝——唔,穿越典型的背景架空朝代,方便作者天馬行空地編嘛。

比如在這個元夏王朝,九淵閣的背景就被編得很離譜:開國功勳、曆任帝師、救苦救難、無所不及、監國測運、名望極高……

簡單來說,九淵閣就是片萬民敬仰的淨土。無數普通人想擠破腦袋拜進來,就是山腳下掃馬糞的粗使雜役下班回到家裡也得對著親友一陣吹:“我可是在九淵閣掃馬糞的人!九淵閣的馬糞能跟外麵的馬糞一樣嗎?九淵閣的馬糞那是一個酥鬆軟糯外焦裡嫩……”

咳,扯遠了。

元夏王朝傳到今日已經有近千年的曆史,而這個王朝之所以能長盛不衰,跟九淵閣脫不了乾係。據說每遇國難,九淵閣掐指一算就能斷乾坤、轉國運,救萬民於水火之中,因此上到天子,下到百姓,都敬九淵閣的人如敬神明。

現任元夏王朝的皇帝夏誌,在十年前繼承大統的時候,便按照慣例拜九淵閣的現任閣主龍卿為師,這也是他稱呼於嫻嫻為師姐的原因。

於嫻嫻,九淵閣閣主龍卿唯一的內門弟子,身世成謎,還是個繈褓嬰兒的時候被龍卿撿走,養在身邊。彼時的龍卿年方十六,先師坐化,他剛剛繼承閣主之位。

龍卿本不打算收徒,隻是於嫻嫻剛兩三歲時便透出了驚人的掐算測運之天賦,於是被他破格收了。龍卿輩分高,連帶於嫻嫻也跟著沾光,門派內的弟子都稱她為師叔。

綠腰雖然是個丫鬟,但閒暇時跟其他弟子蹭課,自領半個弟子的身份,也稱於嫻嫻為師叔,並以此為榮。

綠腰:“師尊修的是無情道,連對當今天子都是公事公辦的態度,唯獨對師叔您偏寵有加。昨日您在宮中飲酒醉了,是師尊親自把您抱回來的!還有還有,聽說您小時候誤食毒蘑菇,昏迷不醒,師尊竟放棄了參透無情道的天賜機緣,提前出關為您尋找解藥……”

於嫻嫻:“等等,師父的無情道還未修成?”

綠腰:“此次閉關三年,應該有所精進了吧?隻是離參透還差一線機緣,因為真正的參透的人就會坐化成仙,頭頂還發光呢!”

於嫻嫻:“你見過?”

綠腰歎一口氣:“我哪有那個榮幸,當然冇見過……不過如果等師尊修成了,我就可以親眼見證那個時刻了!”

於嫻嫻暗道:不可能,你這個師尊我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