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珠朗酒店的餐飲秉持所有高逼格餐飲店的統一風格——盤比臉大,料比嘴小。

於嫻嫻起初不明白,好好的大酒店為什麼要靠盤子取勝,長餐桌放眼望去全是盤子,食材刮一刮盤底也就能湊夠一小碗。

但是到頂層服務之後她明白了,頂級食材又貴又少,如果做成大份,買賣雙方都負擔不起。

這種小份料理還極度考驗廚師技巧。

就拿珠朗酒店招牌甜品“雪頂蜜蓮”來說,所謂的蜜蓮就是取材自喜馬拉雅山脈的珍貴雪蓮,十幾年纔開一朵,開的那朵曆經千難萬阻送到廚房之後,就會用液氮分開封存。每次隻取用指甲蓋大小,一朵雪蓮夠用上百次,這樣才能保證廚房的食材不斷貨,堅持到下一朵雪蓮被送來。

而這取下來的指甲蓋大小的雪蓮片,要經過廚師六六三十六道工藝,最終呈上餐桌。

要是換到於嫻嫻手裡,彆說三十六步,到第三步這玩意就被霍霍冇了,最後隻能吃個寂寞。

於嫻嫻看畢振興捧著那個戒指找大廚一起抓耳撓腮去了,這才緩步走出廚房。

整個頂層秩序有條不紊,其中邵時乾又叫過兩次客房服務,都被員工完美解決。

這位邵總除了有些霸總的小毛病,倒是位難得好伺候的主。

時間一晃而過,夜色很快降臨。

珠峰的夜比平原地區來得慢,等暮色籠罩酒店大樓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

經過完美加工的燭光晚餐被送上餐桌,邵時乾重新換了一套衣服,端坐餐桌前,拿著手機,等待好戲上演。

於嫻嫻悄然聯絡九百樓的崔胥:“有情況嗎?”

崔胥答:“一切正常。93號的客人還冇入住。”

看來今晚有的等了。

“好,繼續觀察。”於嫻嫻囑咐完,決定親自去四處看看,免得計劃趕不上變化。

事實證明,她的擔憂是對的。

剛走到套房的第二個側門,就迎麵看見一群人殺氣騰騰地衝了過來,為首的是個紅裙捲髮氣場強大的女人。

於嫻嫻目光鎖定了女人頭頂的身份資訊——《

趁虛而入:邵先生的放肆寵溺》女二號,謝若筠。

原著中,謝若筠跟邵時乾是門當戶對,青梅竹馬,白富美對高富帥。

在季佳檸出現之前,謝若筠一直是邵時乾身邊的唯一,陪他出入各大晚宴和家庭應酬,幾乎是所有人眼中命定的邵夫人。

偏偏邵時乾不知道搭錯哪根筋,突然看上了灰姑娘季佳檸。

謝若筠良好的教養讓她在最初選擇忍耐,但今晚打聽到邵時乾在珠朗酒店開房,還約了季佳檸,她就再也坐不住,連夜殺了過來。

此時的謝若筠滿腦子都是不該有的黃色廢料,而主角則頂著邵時乾和季佳檸的臉。

不堪入目!卑鄙下流!

謝若筠高跟鞋在地毯上砸出沉悶的響聲,她身後跟著的則是她帶來的親友團,包括邵時乾的表姐x2,表妹x3,謝若筠閨蜜x4。

加上謝若筠,共計十人。

於嫻嫻:“……”咋肥事,這段原著冇寫,超綱了呀!

滿層的值班人員已經被這突然冒出來大部隊整懵了,尤其是保安隊,那麼多雙眼睛看著,怎麼會冇發現有人上來?

於嫻嫻暗罵一句這該死的主角光環技能,在事態爆發前一個閃現衝到謝若筠身邊:“謝小姐!”

親友團所有人的眼睛同時落在於嫻嫻身上,差點把於嫻嫻紮篩子!

謝若筠狠狠地盯著她——

“你認識我?”

“你是誰?”

“你是季佳檸?!”

話音未落,謝若筠就瘋狂地衝了上來。

於嫻嫻反手控製住她的同時,不禁暗歎:難怪您是女二冇扶正,原來是個盲人?老孃這麼標準的工作服您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