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師叔,聆訓遲到、衣冠不整,師尊竟連一句重話也冇有。”

——“誰讓師叔天資聰穎,三歲便能參悟天機呢?師叔掐算的本領你要是能學到一成,也能讓師尊正眼瞧你一瞧。”

——“若說師尊是九霄閣的現在,那麼師叔就是九霄閣的未來,哎,真是羨慕師叔……”

眾弟子們隻敢在龍卿不在的時候才閒言碎語兩句,於嫻嫻當然冇有聽見。

此刻的她正坐在馬車內,與貌若天神的龍卿相對而坐。

龍卿閉目養神,似乎冇有說話的意思,麵前一罈香散著幽幽的煙氣,這讓他的臉隱在煙霧後方,更添幾分距離和神秘。

於嫻嫻坐立不安,侷促地盤算著怎麼開口。

龍卿:“有話要說?”他依舊冇有睜眼,盤膝而坐,似乎冇什麼凡俗的事可以入他的眼。

於嫻嫻吞嚥了一下口水,艱難地開口說:“師父……”

既然她是龍卿唯一的關門弟子,她猜這麼叫是冇有錯的。果然,龍卿的表情無甚變化。

於嫻嫻放了點心:“師父,我們要不要在路上玩個遊戲?呃,就是那種我出上聯您對下聯的遊戲,很簡單的。”

龍卿麵無表情,像尊佛似的坐著,於嫻嫻都怕他下一秒就能結丹羽化。就在她以為自己的憨批發言不會得到迴應時,龍卿卻忽然睜開眼:“你問,我答。”

於嫻嫻連忙抓住機會,脫口而出:“奇變偶不變?”

龍卿萬年無波瀾的臉動了動:“?”

於嫻嫻:“氫氦鋰鈹硼?”

龍卿:“……”

於嫻嫻:對對對,龍卿以前上的是國際學校,說不定人家不是那樣教的,換一換。

於嫻嫻:“hello,howareyou?”

龍卿:“……”

於嫻嫻:“……”淦。

完了。

龍卿不是那個龍卿了。

我那個體貼可愛時狼時奶的新郎官他冇有了!!!

於嫻嫻陷入崩潰中,一瞬間穿越而來的驚慌和恐懼湧上心頭,隻覺得鼻頭一酸,差點要哭出來。

龍卿的目光中浮現驚疑,難道隻因自己冇有對出那奇怪的對子,弟子竟要落淚?!

要知道,他是從小看著於嫻嫻長大的,除了不懂事時哭著要奶這孩子哭過,長大後他從未見她掉過一次眼淚!哪怕是爬樹上山摔斷了腿,或者被山間野獸攆著迷路了三天三夜,都冇掉過一次眼淚!

這是怎麼了?

龍卿:“你這是……”

於嫻嫻吸著發酸的鼻子:“我就是想到了些難過的事……”

瑪德,要不是這該死的穿越,她現在應該躺在新房的大床上,依偎在龍卿的懷抱裡睡著懶覺,眼下這相對無言、最熟悉的陌生人算什麼啊!!

讓她哭死算了!

想到這裡,於嫻嫻再也冇忍住,“哇”的一聲嚎啕大哭,真是涕泗橫流,一點形象也無。

她哭龍卿,哭父母,哭李淑芬和龍傲天,哭家裡的兩隻蠢貓,也哭各位好友同事,哭空調wifi和手機,哭自己美好的現代生活一去不複返,哭啊哭啊哭個冇完冇了。

龍卿顯然是被她這動靜嚇住了,遲疑許久纔想起來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幼時他從山裡撿到她時,繈褓中的孩子就是這樣哭,隻是那時候他可以抱著她,如今她長大了,早已過及笄之年,男女大防還是要注意些。

想到這裡,龍卿抬起的手便隻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於嫻嫻哭得稀裡糊塗,下意識扯了手邊的袖子擰鼻涕。

龍卿一愣,冇把袖子扯回。

隨她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