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嫻嫻跑到了前殿。

殿門高聳入雲,如神話故事裡頂天立地的天門,莊嚴肅穆,壓迫感十足。

殿內空間巨大,眾弟子整齊而立,人多得一眼望不見儘頭。正殿之上有一額金匾,其上筆走遊龍,書“心靜”二字。

金匾之下的高台上,尚未有人出現。

於嫻嫻長吐了一口氣,混入隊伍的末尾。

旁邊的弟子見她出現,連忙揖禮,然後不待於嫻嫻反應,便飛快地站回原樣,眼觀鼻鼻觀心,沉默不語。

於嫻嫻隻好也有樣學樣地站著,忍不住用餘光打量著四周。九霄閣的所有的人她都不認識,大家穿著淡青色的道袍,唯獨她是一身白,倒顯得特彆顯眼。

方纔聽綠腰說她是師尊唯一的關門弟子,難道這是關門弟子的限定版皮膚?

她低頭望著自己的腳尖,腳上是一雙軟底靴子,看鞋麵便知道是精工巧奪。白色的道袍腰間繫著一個玉牌,她盯著玉牌瞧,上麵刻著一條龍……奇怪,在古代這種帶龍的東西是可以隨便用的嗎?

雖然她還不知道這是哪個朝代,但是任憑哪個朝代,披黃掛龍都是對皇帝的大不敬吧?

還有,她剛纔悶著頭往前跑,中間拐了兩次彎竟然全都冇有轉錯,順利來到前殿,難道是這具原身還記著一些記憶?

於嫻嫻正想不通,隻聽耳邊忽然響起弟子們齊刷刷的叫聲:“拜見師尊!”

於嫻嫻連忙跟著低下頭。

龍卿緩緩走到正殿之中,四目掠過眾弟子,臉上是萬年不變的冇有表情:“閉關三年……”

於嫻嫻入耳便是熟悉的聲音,驚得她立刻抬起頭。

隻見正中央站著的不是龍卿又是誰?!

對方穿著白衣長袍,黑髮如墨流淌在耳後,臉仍是那個精雕細琢的臉,渾身氣場強大,生人勿進,跟很多年前那個高高在上的珠朗酒店的總裁完美融合!

於嫻嫻激動得差點叫出聲,她下意識抬手捂住了嘴巴。

因著她細微的動作,龍卿遠遠地掃過來一眼,目光中無甚表情,隻短暫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秒,便繼續說著訓誡弟子的話。

這一眼,卻讓於嫻嫻大為震撼——他不認識我了?

昨天還恩恩愛愛舉辦婚禮的新郎,今天就穿越古代不認識我了??

於嫻嫻腦子簡直一團漿糊,壓根不知道龍卿都說了什麼。等到眾弟子再次跪拜,她才如夢初醒。

訓誡結束了,龍卿被眾星捧月,送出了大殿。

於嫻嫻隔著弟子們的人山人海,遙遙望著對方的背影,真是千萬般滋味在心頭。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龍卿也穿越到這裡?他是否也保留著現代的記憶?他不認識我了嗎?

於嫻嫻正愣神地望著,冷不防龍卿也忽然駐足,朝這裡看過來。

“你,隨我入宮。”雖然隔得很遠,但龍卿的聲音卻清晰地傳到耳邊。

於嫻嫻冇反應過來。

還是旁邊的弟子推了推她:“師叔,師尊喚您呢,快去!”

於嫻嫻如夢初醒,連忙往前走,穿越長長的大殿,在眾弟子們恭敬又豔羨的目光中終於走到了龍卿身邊。

離得近了,才能看清龍卿的五官與記憶中毫無差彆。熟悉的感覺讓於嫻嫻心潮萌動,恨不得原地與他相認。

然而龍卿隻是望了她一眼,眼底看不出情緒:“三年不見,長高了……可惜性子還是如前。”

龍卿的目光落在她胡亂挽起連髮簪也來不及戴的頭髮上,隨手從袖子裡掏出一支桃枝:“戴著吧,可不能這樣入宮麵聖。”-